劳动者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5 人追蹤
6 篇作品

劳动仲裁结案一年后,你问我过得怎么样?

元気田支店長D

概述: 2020年,我经历了4个月的劳动仲裁案。我被当时任职的公司辞退后,公司拒绝支付经济补偿金,于是我申请劳动仲裁,想要回属于自己的钱。整个劳动仲裁的过程颇为曲折,从填写申请材料、搜集证据、了解相关法律法规、到仲裁庭开庭,之后拿到裁决书,其实并未结束,因为对方向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仲裁结果,没办法,只好法院上见。

中共镇压劳工议题 港大劳工研究博士方然被捕

中国劳工论坛

在网络上,由于信息封锁,方然被捕的事件仅仅在小范围内被人了解和讨论,但越来越多的镇压行动已经不再是秘密抓捕可以掩盖的。尽管中国政府一再讹称自己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日益高压的政策(尤其是对工人运动的镇压)暴露了他们的真正面目。

在抖音,一起让嘉年华刷屏

Clara

观众在不断更换自己娱乐放松的接受方式,但是那些真实的、普世的价值却依然能轻易唤起人们对事实的接受。

法庭上的外卖员:外卖平台的劳动关系的认定为何如此多变?

多数派Masses

为何在骑手的用工关系判决上,地方的司法判决有如此的随意性?大陆的司法判决中代理商公司承担了大部分的用工方(劳动或劳务)责任,但是平台是否可以就此免责?国家是否应该成立专法来对待新型的平台劳资关系?

骑手困局的舆论风波里,ta们还是缺位了

C计划

​9月8日,一篇标题为《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的公众号文章传遍网络。在这个系统里,“人”不再是目的,而已经被异化为“工具”。文章详实地展现了外卖骑手的生存困境:在算法的驱使下,骑手们成了“跑单机器”,为了准时完成订单,骑手不得不逆行、超速、闯红灯,甚至引发各种安全事故。

130多年了,我们怎么还在争取八小时工作制? | 土逗挖掘机

土逗公社

1886年5月1日,美国芝加哥等城市的35万工人们爆发总罢工,他们要求改善劳动条件,实现八小时工作制,由此确立了五一劳动节。今年,五一劳动节确立后的第133年,由中国程序员开始起,掀起全网关注,全球瞩目的996·ICU网络抗议。到了今天,长时间加班的问题依然普遍存在,对抗长工时的行动还在继续,八小时工作仍然还只是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