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信師
Yan
主理
6 人追蹤
10 篇作品

那晚,我重看了一堆牆內的信

Yan

近日 Matter 活動寫信到牆內,對於連解悶工場都被禁的時期,能有更多人寫信到牆內,對大家也是種支援。

#4 書信的單寧(試讀)

FoxCabin

真正開始寫信,便發覺要抓住那丁點氣息毫不容易。於是我特意找些書信集跳讀,希望透過讀懂前人的信,去蕪存青,找到通訊功能以外,信還剩下甚麼支撐着它獨有的韻味。我想找到書信的單寧。

社區活動提案|來寫信給高牆內的朋友吧 #伴你同行

慕雲

很想邀請大家撰寫和分享你的信,將暖意送入陰冷的牆內,並推動更多人成為筆友。每道微小,迸發出偉大。

16

短篇小說 - 《寫信師》

在Indo的Me

「怎麼會這麼難?」李小姐托了托頭,看起來就像一個失去了靈感的作家。她拿著空的紙水杯,再向店員要了一杯水。店員勉強擠出了禮貌的笑容,把水遞上,這已經是她要的第三杯水。李小姐只有一張免費咖啡coupon,所以點了一杯最普通的Americano後,都是喝店內提供的免費水,在週末不用加班的早上,帶著手提電腦在咖啡室寫一封信。

街頭抗爭背後的後勤網絡(5):被捕抗爭者支持網絡

香港究竟發生了什麼?

上萬名被捕抗爭者從被捕的那一刻、到上庭審訊、入獄服刑、出獄之後的生活,都有不同層面的需求,下面我們分作「法律支援」、「旁聽師」、「在囚支援」、「再就業支援」四個方面介紹抗爭者自發組織的各種面向的支持。

如不好好生活,憑什麼支撐牆內筆友?

Yan

寫信不易,不只是在網上抄內容,當筆友需要的是互相扶持,有交流,是用心和用自己的故事去交流。我不想寫政治,一來越寫越灰,而牆內其實也能看新聞。倒不如分享生活點滴。

2

寫信

AlvisSio

「唔該,想問信紙放喺邊?」道出這話時,我才發現自己原來不太熟悉這家距離住處只有十分鐘腳程的文具店。「左邊嗰行行到中間,右手邊最低嗰格。」站在門口的年輕店員應道,看他的年紀和與老闆樣貎的相像,相信就是這店的少東。我向這估計是少東的年輕人道了聲謝,就往店內走向,才剛走了兩步,少東就喊了一句,「信封喺中間嗰行,都係嗰格。

和你寫電影 (狂舞派3)

慕雲

無力的日子最適合寫信和時代日記。累得不想寫影評甚至不想看電影,又不願荒廢光陰,就跟手足談電影吧,算是給自己下一條頹廢的底線。手足你好: 願你一切安好,保重身體。近期上映《狂舞派3》,都想同你分享下。本身冇睇過《狂舞派》,預期會講下青春、熱血、夢想之類嘅野啦,但都聽過人地講少少,會...

1

沒有想過造星,只不想被遺忘,手足是什麼?

Yan

本來不想寫太多情緒勒索的文章,但身邊太多人令我失望。雨傘運動,造了不少「社運明星」,或是被時代選中了,被迫走出來,大多數都有名有姓,即使是別名,樣子還是公開。來到反送中運動,沒有大台,雖有人想起大台,但大多數都是默默付出,不是每個人都想做明星,要不是「被捕」,我們都不會知道那個人...

寄信給手足,只為送暖

Yan

寫信給手足如追女仔,付出不一定有回報。明明是「和你做筆友」,寫了十封,只有一兩個筆友,猶如一直參加單向的「和你寫」,我問友人是不是我寫的內容很悶,友人說,可能牆內手足都很頹。加上有些案件無了期還押,排期日子很漫長,又不知道還會加控多少控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