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解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15 人追蹤
24 篇作品

渴望被世界理解的你,自我諒解了嗎?

S+

我們常像分裂的兩個人,一邊兢兢業業過日子;一邊又想放鬆頹廢、自我放逐...。內在期盼已久的自我諒解,你看見了嗎?

和父母和解-讀《隱性虐待》心得

析心事務所X陳璿丞醫師

人們如何面對痛苦?迴避戰鬥責備自己不好責備別人不好不理解痛苦的表達意義,痛苦無法釋放不管你如何努力,痛苦不可能被消除,你可以允許它存在,並理解它的意義,減少它的負面影響自尊就是安全感高自尊:我是有瑕疵的,但同時我也是安全的低自尊:我是壞的與健康的人相處痛苦的世襲「關心」用塞的。

與自己和解

炭甲郎

阿郎在國小1年級時候,父母離婚,離婚的原因是爸爸外遇,離婚後我和哥哥跟著媽媽生活,所以我和哥哥從小和爸爸一直都不算親,甚至心中有些討厭的感覺,這是一個很糾結的情緒 爸爸和不少男性一樣,對於孩子的愛不善於表達,不太會和孩子玩,照顧孩子,也不太和孩子親近談心,甚至有抽菸和酗酒的惡習,...

對於糾紛排解的思考(下)

深邃月光

縱使身為第三人事不關己,但會不會有一天也需要其他人出手幫忙的一天呢?幫助別人就是幫助自己,熱心的去解決別人的事,也是在讓自己思考各種解決方案的優劣之處。這樣的心態很重要,因為按照零極限的說法來看,在周遭所發生的事都與自己有關,因此必須要積極參與其中才是。

對於糾紛排解的思考(上)

深邃月光

你說對方錯,對方也說你錯,這樣沒完沒了。那最後是兩人互告嗎?都說是公然侮辱,是不是浪費彼此時間。當然,要維護自己的權益很重要,但那是在自己有把握全贏的狀態下。

你向父母討愛了嗎?「看清真實」放下期待,找回自我力量

葉宇燦|尋常生活之練習

本文以「成年子女對父母的討愛」為例,介紹「看清真實」才能放下對別人的期望,找回自我的力量。在家族治療大師維吉尼亞‧薩提爾(Virginia Satir)的溝通模式裡,這是內在冰山的探索,幫助自己與他人,覺知與重新接觸自己,並且重新為自己做決定,為自己負起責任,不是當一個受害者,而是成為一個自由的人。

缺愛的小孩|與小時候的自己和解

YC

你離開的時候,每個人都會在背後說著「這麼小就沒有媽媽好可憐!」 『我才不可憐!』我心裡想,因為我知道我擁有你全部的愛,雖然時間並不長。『但是我很痛...』卻沒有人告訴我,可以放心表達自己的脆弱,不需要假裝勇敢。在外人面前我一滴眼淚都不敢掉。

而立之路,我想感謝你

方億玲

而立書店如同我的重生機會,謝謝願意相信我的你們。

3

與外物和解-20200726

自由自在魚

與他人或自己和解,是一個美好的過程。與外物和解,又何嘗不是?

從牡丹社事件思索文化與族群的衝突

正宜

牡丹社事件的石門之役這場關鍵性的戰役,其實並不是經過詳細計畫的出擊。比較像是日軍在一次勘查行動當中,與牡丹社勇士偶遇所發生的一次激烈衝突。但是這場戰役中意外地造成牡丹社死傷慘重,之後不敢再與日軍正面抵抗。石門之役發生的地點是在兩個高聳的山壁之間,唯一可以行走的地方是四重溪湍急的急...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