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庸之恶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3 人追蹤
8 篇作品

B站審核員腦溢血猝死該幸災樂禍嗎?|某些自由派的底褲|瑪力再說

瑪力再說MariosBB

B站內容審核員腦溢血猝死,為什麽中國屢次出現白領員工過勞死的現象?996到底是福報還是吃人血饅頭?今天,我們並不是要討論這個問題,我要討論的是由這個事件引發出的另一個更讓人危言聳聽的現象,可能是會是顛覆妳價值觀和掉粉的壹期,請做好準備。

在这个金字塔型的滥权腐败体系中,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的作用最为关键,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们才是滥权腐败的第一推动力。

pekjack

如果不存在有良知医患等人员有组织的英勇反抗,剩下的作恶交由制度惯性即可完成。而千万级人口的城市瞬间变成各种技术牢笼,社会停摆、管理失能、民生困苦等带来的一系列次生灾害接踵而至就是最好的例证。

医疗系统的作恶从开始有章程、有命令,发展到后来没章程、没命令,但却照样能自我激化和自我发展的平庸之恶。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院领导等人总想把医院办成公司或者办成党校,甚至有一些领导思考如何把医院办成监狱,这都完全不符合现代医院的基本理念。现代医院是知识和权利的载体,没有自由的思想如何创新知识?没有对医患合理权利的维护和尊重,如何治病救人?

放弃思考之恶

浅表性设计炎

艾希曼在防弹屋内被审判这周在读《极权主义的起源》,周末想放松一下,于是看了传记电影《汉娜·阿伦特》。1961年,已经移居美国多年的德裔犹太裔政治理论家汉娜·阿伦特,前往耶路撒冷,旁听了纳粹军官艾希曼的审判。艾希曼与她想象中的恶魔形象相差甚远,他正常、理智,将元首的命令视为法律,一丝不苟地执行到底。

1
返回全部

如果残存的勇者备受摧残,那么残存的自由将不复存在。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医院领导稳坐于权力的上游,对于处于中下游的医务人员恣意妄为,仅仅靠良知是无法完全约束权力的。如果不去揭露,就无形中维护了滥权,甚至为滥权的存在进行了辩护。医务人员和患者都能感受到医院某些领导不作为和乱作为的存在,却又无可奈...

医务人员是如何把自身贬低为见利忘义的生意人

pekjack

从根本上说,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仍然保留封建社会中根深蒂固的“人治”传统及其深厚意识,在一定范围内形成了特权优先的习俗。医院某些领导的政绩远比医院的发展重要,而医院的所谓发展远比医患的死活重要。无论是说出一种始则被权力有意掩盖,后又得到大众...

以武汉市第四医院为例看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63)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某些领导喜欢把专制滥权想象成是以“监护人”自居,采用愚民、弱民、辱民、贱民四种手段,这种以“监护人”自居的管理制度伤害最大的是剥夺医患的自由意志、主动性、创造性,包括人性中应该有的对崇高的追求和对永恒的爱好。

奥斯维辛的摄影师

子扉我

“饥饿的人只想到吃”。正是出于求生的本能,加上坏运气,永远改变了威廉·布拉塞的人生轨迹。也正是出于求生的本能,加上好运气,威廉·布拉塞在数次“跳槽”后,终于成功获得一份相对安稳的“工作”:第26号营区鉴定科的摄影师。这就是他在奥斯维辛度过的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