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業病
中國勞動透視
主理
2 人追蹤
15 篇作品

香港沒有「過勞死亡」?: 國際研究及台灣經驗的啟示

中國勞動透視

這兩種完全不同的取態背後,反映的差異不但在工作與疾病關係知識上的認知上,更在健康維護責任分配的價值判斷上。

別怕螢幕不夠高,上班本來就得當低頭族

diane_physio

烏龜脖子大解說

2

台灣對談|悲劇如何不再重演?走向擁有勞權視角的精神疾病預防(下)

中國勞動透視

多數精神科醫師認為,壓力的發生與個人應對能力與社會支持系統有關,無法歸於單一工作因素。這種僅從個人因素來理解精神疾病的保守看法,嚴重缺乏整體社會勞動脈絡的觀點,又怎能提出根本預防憂鬱症及自殺的防治政策?

台灣對談|精神疾病納入職災歷程:從污名、風險個人化到向企業究責(上)

中國勞動透視

台灣的這一歷程,講述的不僅是勞工爭取讓資方、政府正視經濟發展對勞動階層造成的精神傷害,承擔賠償與預防責任;更是在影響社會從勞工視角重新理解精神疾病,反思汙名,以及「只見個人、不見體制」的精神疾病認知。

台灣經驗:一視同仁職場中的精神疾病與身體損害

中國勞動透視

1. 引入 世界衛生組織首任總幹事Brock Chisholm有一句話常被引用:「沒有精神健康就沒有真正的身體健康。」 越見明顯的是,如今精神健康與體格健康一樣,同樣是健康的組成要素。然而,與之相關的法律政策在回應人們對精神和心理健康的迫切需求時卻顯得乏力,導致各國職場普遍存在精神健康危機。

職業病目錄中缺失的精神疾病:從醫護疫后心理受創談起

中國勞動透視

新冠肺炎(COVID-19)在全球爆發令多人喪失性命,這場肆虐全球的疫症為病人、社會、經濟等方面帶來的後遺症仍未完全浮現。然而,中國政府已經迫不及待舉行「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會」 ,表示抗疫成功。這場盛大的「慶功宴」上,在位者似乎都在描繪醫護人員勇敢和敬業的一面,但對他們在...

香港勞工法例滯後,勞工精神健康每況愈下

中國勞動透視

港人現大多從事工時長、壓力大的服務行業,僱員須長時間工作,加上工作量大 ,容易招致過勞、焦慮、抑鬱等精神疾病。在新冠肺炎衝擊下,不少員工在家工作,更大的工作彈性往往換來更長的工時。然而,《僱員補償條例》卻未能一一回應僱員面對的困難。至今,《僱員補償條例》中附表一(「損傷類別」)及附表二(「職業病類別」)依然未包括因工而致的精神損傷或疾病。

1

精神健康是勞工應有的權利:職業健康及安全的新戰線

中國勞動透視

陳家偉 2021年2月3日隨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簡稱為“新冠肺炎”)所帶來的社會問題,精神健康已經成為了企業緊迫面對的首要事情。因著疫情而來的不確定以及壓力,及廣泛地在家工作加劇個人的疏離,嚴重威脅工人的精神健康。(達沃斯議程2021, 世界經濟論壇, 2021年1月25至29日...

職業病家庭子女攝影|我眼中的爸爸媽媽

中國勞動透視

家裡咳嗽聲起、父母頻繁出入醫院,是許多職業病家庭中的孩子,慢慢意識到生命中有一些東西在悄然轉變的時刻。職業病影響的從來不是個人,而是整個家庭。許多父母擔心孩子無法承受職業病帶來的沉重,選擇了沉默與忌諱。但是,大人們不說,孩子們真的什麼都不懂嗎?

職業病家庭子女攝影|我們所期許的未來

中國勞動透視

在我們從塵肺病家庭子女收到的攝影作品中,“高考”、“努力學習”、“自律”是被反復提及的關鍵詞。這些詞指向的是一條相似的人生道路、孩子與父母的共同期待:要多念一些書,擁有更多的知識,找到一份好的工作,分擔家裡的負擔。如一位塵肺病工友所說的,孩子們“不希望重複他們父母沒有文化的老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