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主義

Lausan流傘

人民自決,無需民族主義

迸發於香港的自決鬥爭也許能開闢出民族主義之外的另一條新路。圖:paperbridgeee/流傘譯按:本文原刊於美國左翼期刊 《幽靈》。流傘獲授權自行發布。作者特別鳴謝JN Chien和David Brophy對本文的評論。

潛翔員

《香港自治領(3)》

你們有想像過親中與親美之外的另一路嗎?就是香港自治,建立香港的實然主權,在時機成熟時,香港自治領成立。這是擺脫依賴,自立自強的方法。城邦論影響小弟極深,因為書中所描述的香港,是富含深厚文化、深遠歷史的。香港人不是無根草的,更令我認定香港就是我的故鄉,我的鄉下。

潛翔員

《香港自治領(2)》

香港的特殊地位與國際關係來自《中英聯合聲明》、《基本法》以及《美國香港關係法》,在2011年的城邦論已經大書特書,到了現在的2019年,因為美國《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這些關係清晰了,同時也遍地開花。美國隱形之手,具體又立體的出現,高舉美國旗的目的是拉美國入局,這是對付共產黨的唯一方法,也是證明香港是國際城邦的手段。

潛翔員

《香港自治領(1)》

對於現在香港的情況,我其實是興𡚒莫名的,人們如此的關懷這個社會、關心身邊的人與物,這是難能可貴的,當然除了政權與警察的濫權濫捕濫暴讓人悲痛之外,所以請你們再作深一層的思考。曾幾何時我極討厭香港,人們的自私自利、冷漠善忘愚蠢等,香港只是一個奴隸訓練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