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1 人追蹤
10 篇作品
米米亚娜

瘟疫年纪事 | 天光渐短,长日将尽

日期上的数字,它就这么一天天加减,却并不指向某个方向,离岸已经渐行渐远,靠岸也还遥遥无期,所以暂时漂浮在真空里。就像人们想把整个2020折叠起来一样,假装少这一年也不会怎样。假装我们还有。

栀子榴莲

我在纽约隔离的这些日子

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里,派为了对抗时间与遗忘,在船上刻下每天的日出日落。我掀起我的Murphy Bed,背后是光亮的白板材质。我开始记录自己每天入睡和起身的时间。与此同时参加了一个海外华人疫情写作营,在与导师同伴的交...

18
Hymnsin

第5章 Distance |!前進新大陆

Time:2018年夏 Narrator:胡东来纽约也无非是这样。中央公园的湖泊和草地,望去确也像颐和园的昆明湖,湖畔也缺不了成群结队的中国游客和留学生,手上握着的自拍杆高高举起,形成一幢幢高耸入云的帝国大厦。

Elplaneta

纽约疫情日记-3月18日,3月13日

从未有什么时刻让人如此深刻地感到个人的命运紧密挟裹在整个的历史进程中。2020才过去三个月,期间发生的事,个人的、家国的、人类的,比马尔克斯更魔幻,比加缪更荒诞,让人无从书写;而个体在时代面前的渺小和坚韧又让人觉得记录是我们为数不多能与自身的短暂脆弱抗衡的东西。

13
米米亚娜

瘟疫年纪事 | 加州白日梦(上)

我在2月底从纽约飞到了湾区,几乎是抱着出逃的心情。纽约的冬天太长了,新年之前好歹还有几个节日,翻过年后,往往要到四月初才会缓慢转暖,在那之前我就会有熬不下去的感觉。加上再过两天就是我生日,虽说年纪越大越不想过,但这次却又隐隐害怕要一个人过。

青弓

纪实|在美国大学发现冠状病毒派对怎么办

作为一名中国留学生,一边心系祖国为牺牲者哀悼,一边目睹美国大学生酗酒嘲笑冠状病毒(COVID-19),谁能无动于衷,谁不奋起反抗?2月17日周一,我在纽约州立大学奥尔巴尼分校学生政府(Student Associatio...

李借之

坠入之难

这是完成度比较高的一篇,上次没发全,有些可惜,故... ——写在前面 纽约某街角的小房子里曾经住着一个女巫。她的眸子像哈德逊河上的浮冰,如果你仔细看,就可以看到点点星光,那是大河两岸的万家灯火。女巫有一头柔软的卷发,从头到脚都散发着紫罗兰的香气。

彳踌躇踯躅踟蹰亍

817 New York Stands with Hong Kong 游行集会纪事

最近发现关于香港问题,示威者和官方的事实描述割裂严重,每当跟朋友谈论起这个问题的时候,经常被指责“你看到的都是片面报道”“你看的都是fake news”,而我也无言以对,毕竟我得到的讯息的确是被人过滤过的。

安娜布娜娜

永远都不要嘲笑一个英语说得差的人

【一】 因为有他们在,你才有工作。Just kidding. 大约一年前在地铁上,坐在我旁边的一个美国大妈跟我搭讪攀谈起来,问我是不是在这里读书的国际学生,学什么的,以后要做什么……就在听说我以后可能会教英语的时候,她前...

子扉我

潦倒之人

一 我找到牧师,告诉他,我们要取消先前报名的感恩节普利茅斯之旅。牧师从长长一串名单中找到我们的名字,轻轻划去。他没有问原因,这让我感到如释重负。如果他问的话,我究竟是如实坦陈无力承担区区一人50刀巨款的窘境,还是在教堂里对着牧师说谎?这次感恩节普利茅斯之旅是这家面向留学生的教会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