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0 人追蹤
6 篇作品
陈奇

活着与活力|关于香港与六四的思考

说来惭愧,我是从去年才开始真正关心政治,也因香港的反修例运动了解到31年前发生在大陆的六四学运。一年前对香港运动的了解是粗浅的,只是明白“反送中”的来龙去脉,了解“五大诉求”的合理性,以及200万人上街游行的震撼。后来示威游行分成了“和理非”和“勇武派”两个阵营,“勇武派”的一...

16
时代病人

“用记忆对抗强权”-在绝望时代的六四记忆

「人類對抗權力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 米蘭.昆德拉,《笑忘書》"The struggle of man against power is the struggle of memory against forg...

牆外人

《5月35日》:我們就來個光明正大的紀念,衝擊這條不正常的底線。

2020年6月4日,六四事件31週年,香港支聯會定出「真相·自由·生命——抗爭」為今年的悼念主題。31年來,支聯會舉辦的“毋忘六四”5.31大遊行及維園燭光晚會首次中斷。於是,便有了#遍地燭光悼六四。

迷狼

社区提案活动--「谈六四」征文(赞赏公民:goodreader)

Matters @Matty 说要赞助社区举办活动,正好明日是6月4日。大家都知道1989年6月4日在中国大陆发生了重要事件,成为全球华人未解之心结。对“六四”的处理,涉及到未来华人社会/族群的走向,不可不察。所以, @迷狼 (赞赏公民:goodreader)我,决定举办...

Kellyintravel

”六四“后遗症-不要谈论政治 | 我是出生在1989年的中国人01【我的N个中国】

在我人生很长一段时间,我只知道我的国家在1989年曾经对学生做了惨绝人寰的事,这件事是个“禁忌”,但是我一直不知道学生为什么上街和去天安门,政府为什么要如此无情镇压。直到我看了六四的纪录片… 我出生在一个北方城市的普通医生家庭。

IKARI

离歌

作为医生,我们经常看到死亡。但是我们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悲剧。医院里的每一个房间都躺满流血的伤者和死者。我们非常缺血,但公民们在外面排队献血。他们说,“知道真相的人,有义务把真相传递下去”。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