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經濟
bluefloyd
主理
2 人追蹤
5 篇作品

步兵手記終篇|用行動表達不滿:香港外送員的抗爭與困局

中國勞動透視

我在過往阿熊組織的看似看不到「成果」的抗爭中,看到了一些還在生長的果實。比如,一群有行動意願的外送員們在網絡上走到了一起,形成了一些聯結,這些聯結亦將會成爲未來漫長抗爭的基礎。同時,作爲勞動者的我們在行動的過程中,也找到了一些力量感。

1

步兵手記07|活躍的網絡社群,與現實中孤立的外送員

中國勞動透視

即使這已經是一個網絡行動的年代,但人與人切實的聯繫仍然是寶貴的、關鍵的、是團結行動的一個重要的基礎。

步兵手記04|平台經濟讓我從性小眾身份中解放,但我仍在對抗性別偏見

中國勞動透視

對平台而言,外送員就是一個去除了「人」的面目的數據而已。這一數據排除了性別、種族、性取向等身份差異,只有如何將勞動力轉化成利潤才是被平台所在意的。這一面是異化,一面卻是解放:平台經濟似乎給飽受歧視之苦的人提供了一個收容之處。

1

假自僱?真剝削?從Foodpanda自僱送遞團隊計劃說起

中國勞動透視

值得警惕的是,近幾年來,外送平台也在不斷修改協議、改變管理模式,以讓外送員變得更像是一位「自僱人士」,減少平台所需要承擔的責任與法律風險。隨著協議的更改,外送員在現行的法律框架下,將更可能被「合法」地剝削。在缺乏政府監管、現行香港外賣員亦不擁有組織力量的情況下,協議的更改亦毫不受制約,外送員只能任人魚肉。

手記 | 在獅子山下隨「步兵」速遞員跑了一天

bluefloyd

2021年4月9日,九龍,陰天,偶有小雨,跟隨一位「步兵」速遞員在獅子山下的樂富、啟德與黃大仙之間跑了一天,早上10點開始,下午5:15結束,總共接到16張單,我的手機記錄這段時間內的步行路程為24.5公里,速遞員今日收入470.41港幣,外加收到一次20港幣的小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