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暴力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0 人追蹤
7 篇作品
流傘Lausan

我們已經有近兩年沒有聽過我巴巴贊在喀什親戚的消息了

要抵抗和摧毀所有壓迫制度是極其混亂的。圖:Hanna Stephens/daikon*本文原刊於daikon*;流傘獲授權自行發布。英文原文見此。近兩年來,在我家的短信群組,我爸在喀什的親戚沒發過一條短信。

流傘Lausan

特朗普的行政令證實香港警察曾受美國國務院培訓

美國國務院和香港警察在過去十多年一直保持合作關係。香港警察於2017年參加於由國際執法學院舉辦的「高級犯罪現場調查」課程。圖:美國國務院英文原文見此。詳情請聯絡流傘義務翻譯團隊。譯者:Joy Ming King美國總統特...

米米亚娜

我的反贼群因为George Floyd案引发的美国暴乱而撕裂了

Protesters gather Monday at a memorial for George Floyd at the Minneapolis intersection where he lived out his final moments.

Hengyi

《威权式法治》阅读笔记③

《威权式法治》封面图 以下分享《威权式法治》一书第五章和第六章的段落摘抄。第五章 管理律师、限制公民身份:1986年《法律职业法(修正案)》 1.新加坡的律师都受制于这样一个政体,尽管它有着威斯敏斯特式的政府结构,它也通...

仿生羊

必要的恶与非必要的恶

最近对两篇文章感触很深,一篇是姬老师的故事的消失 就是唯一的故事,另一篇是我的朋友王抱一在港岛的亲身见闻采写:一些不同的声音。开头我想先引用姬老师提到的故事《那些离开奥梅拉斯的人》: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叫奥梅拉斯的世外桃源,这里受到神的庇护,每个人都过得很幸福。

米米亚娜

让丧家之犬再跑一会儿

七月下旬到八月底的时候,我回国了一个月,先后去了上海、西安、成都、深圳、张家界和北京。我和朋友两人一起,沿途在各个城市做公共活动,顺带考察一些当地的社会组织或是涉足社会创新领域的公司。原本,这一个月只是为我后续的回国做预热的,我希望多了解一下国内相关产业的情况,顺利的话对接好之后...

UglyBull

「碎碎念」我的香港心绪

这一两周,香港的示威者与警察的冲突已经发展到相当严重的地步了(可能是我没亲身经历过六四)。我的情绪紧紧地绷着,时不时都要看下Telegram上的频道和群组。看了更加紧张和愤怒,不看呢也忧心忡忡、不安。加之昨日听闻有示威者的眼睛被布袋弹射伤眼睛且非常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