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外势力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4 人追蹤
8 篇作品

为什么递刀子?

无法

很简单:它妈逼的!

N记报道 | 中北学院转设风波的暴力冲突和“境外势力”

NGOCN

六月初,南京师范大学中北学院爆发大规模学生游行抗议,反对独立院校转设职业本科。期间,大批警方封锁校园,与学生发生暴力冲突,多名学生受伤。人权运动者@巴丢草 评论称,虽然抗议学院转设的学生没有六四学生的理想主义,但他们离开网络,在现实生活里联合起来,在权力面前勇敢发声,是国内民权运动的重要累积。

我認識的境外勢力

新蘇聯研究所

有一次和小區門房老頭聊天,說起境外勢力這個詞兒。老頭說:什麼呀?不就是“不遠萬里來到中國,去年春上到延安嘛”。我知道那是毛澤東老三篇裡的一句介紹白求恩大夫的話。中國的事情外國人不少介入,無論是共產革命,還是現在的北京政治。但是把這個詞語用到最是精妙處的,還是在當前,在一些人嘴裡順嘴禿嚕,直接疑似腦殘。

昨夜战况速报

塑料驴

爱国大V们玩了我设计的“桌游”,并取得了胜利。

2

天黑请闭眼,境外势力请睁眼

塑料驴

简体中文互联网上一直流传着境外势力的传说。没人知道境外势力从哪里来,也没人知道他们要到哪里去。唯一可以确认的是,境外势力收了拜登的8000块钱,还没交250元的退籍费,且他们对我们有百害而无一利。因此,面对境外势力,我们一定要毫不留情地重拳出击。

5

读者来函 | 关于成都49中事件的个人想法:“不要乱发瘪言”?

NGOCN

为不认识的学弟学妹们打气,让我们破除对瘪言的羞耻感。

N记快讯|成都四十九中学生坠楼事件疑云

NGOCN

此文为N记三位通讯员咸鱼、星星、Nobody5月12日所写,首发于NGOCN网站ngocn2.org,今复记录于马特市,系希望在监控录像终于公布的“成都49”事件之后,仍不忘在疑云重重、受害者家属多路求助无门、时间线混乱而质疑声四起的情况下,公众与媒体是如何于艰难环境中寻找能够被拼凑的真相碎片的。

1

从占中到反修例,影响香港社运的境外势力到底在哪?(2)

Bing

一如既往,香港的反修例游行被大陆官方定性存在“境外势力干预”并加以怒斥,而大陆民间舆论对这一“唯恐天下不乱,亡我之心不死”的叙事体系更是熟稔有加。官方与民间共享的这一叙事都根植于主权国家二元对立的敌我概念之建构,但表现形式却是大相径庭。官方定性的“境外势力干预”侧重于言,外交部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