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S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3 人追蹤
6 篇作品

看不見的城市:讀Matthew Hull《紙政府》

有關人類學

如果你曾於公部門服務,或曾擔任過研究計畫的助理,想必也對繁雜的紙本行政事務深有所感。Matthew Hull聚焦於巴基斯坦的官僚系統,展示了其中密切的「紙本政治」。無論是政府企圖以紙本文件來穩定行政控制,或者是當地居民反過來透過紙本媒介施展自己的影響力;Hull要提醒我們從物質文化研究切入,能夠更清楚看見國家治理與日常社會之間的互動與糾纏。

2

Clubhouse和弱關係的可能性

葉若望

最近這幾天clubhouse突然火了起來,一是因為著名的新疆房,二是因為毫無疑問的列入防火墻。我自己也在上面聽了一些房間,從那種吹水房間到嚴肅討論問題的房間都有聽過,討論的話題也是非常的多樣,從政治問題到學術討論也有,然後也有討論Netflix推薦的、聊股票和期貨的、聊留學生活的...

被自己的成功吞噬的 Facebook - 跟不上成長的 Governance Model

帶著距離的創造

其實網絡平台移民潮的出現,反而正好反映了 Facebook 的成功。Facebook somehow 成就了它的宏願:Facebook 不再純粹是一間公司 own 的一個 product / platform,它已質變,成為了一個有公共性的 public sphere。

【時事評論EP.07】從Zoom的資安危機,看出科技背後的政治考量

vcrdaily

4/26更新:原文中將政治哲學家Langdon Winner誤植為發展歸因論的Bernard Welner,我們已經更正這錯誤,並且將更新完的文章重新發布於此,而之前的文章將會在Matters站內撤回,並將IPFS - Hash發布於本文留言處。

科学的“捧”与“杀”:来自本次肺炎疫情的观察

无隅

作者:邢麟舟 防疫抗疫大势当前,有关公共卫生、微生物和病毒等方面的科学讨论理应成为政府和群众关注的焦点。然而自疫情爆发以来,我们却清晰地看到,科学知识、科研活动以及科研人员处在了一个极为尴尬的位置:它们要么就被官媒、群众高高捧起,要么就成为官方甩锅、社会舆论宣泄情绪的“垃圾桶”。

[6/1] 我是李子,这是一个文科生的科学陋见

李子李子短信

大家好,我是李子。很难形容我现在的状态——我毕业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和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之前在果壳网做科学传播和旗下几个产品的新媒体运营,也在伦敦做过博物馆相关工作。目前在北京短暂停留,做科学、科技方面的深度写作,今年秋天会去美国读 STS 博士。每次跟别人说我想要读的专业——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专业(Science, Technology and Socie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