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
王燕北
主理
6 人追蹤
31 篇作品

林梢一抹青如画 36

斜阳映酒旗

杨静月点点头,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她起初坚持说要报警,一来是害怕,二来是气不过。她其实只想逼陈祖耀把手机里的东西都删了,然后两人和平分手就算了。“简单来说,他如果跟你要钱,就是敲诈勒索,如果要挟跟你发生关系,就是强奸罪。现在来看,这些都还没有发生,算是万幸。

林梢一抹青如画 35

斜阳映酒旗

相较于方才鸡飞狗跳的外间,小小的办公室里沉默而静寂。杨静月低着头,眼睛盯着面前胡桃木办公桌的桌沿,微微发颤的双手藏在桌下,指节被自己掐成青白的颜色。她靠着心头一口气撑到现在,等傅青淮和裴媛真的坐在她身边的时候,她突然又害怕了。她们俩怎么说也是老师,会不会觉得是自己太轻浮,不懂得保...

林梢一抹青如画 30

斜阳映酒旗

永宁的夏季总是酷热多雨。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了一整天,总也下不透,闷热得叫人心烦气躁。花月令里空调开得很足,清凉舒爽,专供客人等候的小花厅布置得古色古香。紫檀茶台上一盏茶泡得正好,飘出一缕幽幽茶香,心旷神怡。裴媛独自一人坐在桌前,手中握着手机,心不在焉地看两眼屏幕,又时不时抬头看看大门。

林梢一抹青如画 28

斜阳映酒旗

傅青淮拿起他特意给她准备的东西,洗漱完毕,却没有出去。甜蜜的笑意渐渐消逝,沉静取而代之。她环视了一遍他的世界,靠在凉凉的墙壁上,闭着眼,发了一会儿呆。Distinction,阶级的划分。他们这样一日日越走越近,终将会给她的生活带来怎样的麻烦呢?

林梢一抹青如画 27

斜阳映酒旗

陆斯年的房间漆黑安静,密不透光,温度和湿度都调成最适合睡眠的标准。傅青淮在一片漆黑中缓缓睁开眼,有种说不上来的莫名其妙。自己什么时候睡眠质量这么高了?才睡到半夜,就觉得神清气爽得可以立即起来一口气读八百篇文献。果然高质量的性生活可以缓解压力吗。

林梢一抹青如画26

斜阳映酒旗

最紧迫的任务完成了,而且从院长大人的反应来看,应该是完成得超出预期。可能今天来的官员们都很满意?傅青淮不是太懂这些关窍。“总算是可以松一口气了,可累死我了。”她握着半杯残酒,缩起腿窝在巨大的布沙发上,靠在身边的陆斯年身上。陆斯年没怎么喝酒,侧过头吻了吻她的头发,“我早上去看你,明明游刃有余得很。

林梢一抹青如画25

斜阳映酒旗

一片热烈的掌声中,杨副部长微不可见地侧了侧身,亲切地问:“斯年,你怎么来啦?陆参谋长身体还好?” “杨叔叔客气,我爸挺好,我刚回家陪他住了几天。今天来看看朋友。”他笑看着讲台上的傅青淮,跟着学生们一起鼓掌。杨副部长看了他一眼,也跟着无声地拍了拍手掌,“女朋友?

林梢一抹青如画24

斜阳映酒旗

每个学期的末尾,都是青年教师们最忙碌的时候。毕竟一个大型组织里,什么人最好用呢?自然是没有资历没有资源,空有精力可供压榨的可怜年轻人。比如,傅青淮。她忙得快疯了,一边要做杜教授交代的事情,一边还要出期末考试题目,教育部又跑出来凑热闹,要作为国家级重点的永宁大学每个学院开一节汇报公开课。

林梢一抹青如画 22

斜阳映酒旗

陆斯年能做顾远书的助手,对于绘画还是懂得不少的,听见熟悉的名字,问道:“《富岳三十六景》?《神奈川海浪》?” “都不是。”傅青淮咬着筷子,眼中带着试探的笑意,“他们活着的时候,可不是靠这个吃饭的。” “哦,我明白了。”陆斯年立刻了然一笑,“《章鱼与海女》。

林梢一抹青如画 21

斜阳映酒旗

来人居然是周衍。傅青淮冷不丁被叫住了,愣了一下,“周衍?你怎么在这儿?” “别提了,我约了朋友吃饭,结果打他电话他死活不接。快帮帮忙,带我进去呗。”周衍急急迎上去,“来来来,咱俩跟门卫大哥说一声,我真不是坏人。” 他像是很着急,右手微微拦在傅青淮后腰,把她往门卫室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