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觸
Sharola
主理
2 人追蹤
3 篇作品

我碰觸得到你嗎?:《愛的見習生》中愛的困難

傅元罄

 《愛的見習生》對人心的觀察非常敏銳。你愛不愛我?如果你不愛我的話,那我還可以怎麼做?在風起雲湧的時代背景下,如果我們不把這部片看成歷史片、宗教片、教育片等,而是從這兩個問題來切入電影的話,那《愛的見習生》的確有許多細膩的情節,可供我們思考自己生命中所潛藏的這份問題。

碰觸與愛情:從列維納斯《總體與無限》談起

傅元罄

即使兩隻手重疊,也不一定碰觸得到。列維納斯在《總體與無限》的第四部份這麼說。真正的碰觸,總是帶著一點害怕:害怕自己太用力,害怕她的肌膚因為自己的手而損傷,害怕自己消減了她原本的光芒。

重新建立碰觸

Sharola

另一項在 BCST 的領域裡佔有核心地位的要素,是溫尼考特(Winnicott)所謂的涵容環境(holding environment)。在客體關係理論裡,涵容環境是指主要照顧者能提供並維持一個得以使孩子得到足夠安慰、回應與安全感的環境,並協助孩子將這種安全感內化到自我感中;這個...

返回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