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卒
阮卒
主理
1 人追蹤
52 篇作品

超级单品(Full Ver.)|短篇小说

阮卒

“别说话,干我!”

「亲爱的,该走了。」|短篇小说

阮卒

“我们聊过星座,聊过带小院的房子,聊过未来的孩子,聊过那个孩子的名字应该叫什么……但忽然有一天,他从爱河里站了起来,你这才发现:河面之下,之前看不到的地方,其实还存在着另一个女人。你都不知道她的星座和姓名,仅仅是知道一个爱称而已。你甚至怀疑,他又是否清楚她到底叫什么。

他,是时代典型|短篇小说

阮卒

总把时代挂在嘴边的人应该很不开心吧。

承认吧,你失眠了|碎片

阮卒

装睡难救失眠人。

返回全部

比赛来到了冲刺阶段!|随笔

阮卒

而电视机前的你正兽性大发地家暴妻子。

一则好消息,共产主义实现了|随笔

阮卒

好消息,朋友们。

滑头|短篇小说

阮卒

终于老去。

1

盲人们|短篇小说

阮卒

医院的走廊,是光明的。

他提起裤子走了|碎片

阮卒

她明白:并不是所有老婆都会在丈夫出轨之后自然而然的死掉。

仿仿佛佛,反反复复|碎片

阮卒

本人所有的记忆与期待,均纯属个人行为,责任自负

“没错,是我错了。”|碎片

阮卒

逍遥法外的凶手,不再关心自己的罪名

人总会在小时候向现在的自己许愿|随笔

阮卒

然后这一天,我忽然想起来了。

假装是猫的意识流|随笔

阮卒

这个春天,应该是四月吧。有天晚上去了胡同里,拿出相机拍照,就发现长了杂草的屋檐那里,一只橘白相间的土猫正伏在瓦片上。看着不大,心想着是不是野猫。这时候,刚刚擦身而过的大婶跛着脚走了过来,对我们笑笑,抬头对猫说: 回去吧,我就出来跟人说两句话啊。

如有后悔药|短篇碎片

阮卒

她定会把自己嗑进监狱

她不想真的成为一位母亲|小说碎片

阮卒

阳光是那么地美好,空气是那么地新鲜,草地上,她站在那里,毫不相称的平静充满了她年轻的面庞。待会儿,她即将在这里,再次成为母亲。在一则买车贷款的广告中。她曾经发誓,不再这么做了,但且容我们把时间倒转回半年前。就像表演艺术中一句老掉牙但无比正确的俗语“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所说的,...

成人电影|小说碎片

阮卒

每次看性虐主题的成人电影,只要是男人当S,她就会觉得特别无聊: 突然开始打人,打屁股,忽然说一些自认有趣的侮辱性的话,这明明跟他们平时做的事情没什么区别啊。但她又不敢说什么,一般看到这个部分的时候,旁边的男人已经爬到她身上来了。唉。

这体育课,我们盼了一周|极短篇小说(五十字写一个故事)

阮卒

文/阮卒 就算是沙尘暴,学也还是要上的。只不过是盼了一周的体育课又改上了数学。

子宫回忆录|南京随笔

阮卒

文/阮卒 小时候的邻居,一个老太太,住在我家楼上。我家一楼带院子,她家二楼带阳台。她有个儿子,因而有个儿媳妇,继而有了个孙子。孙子来的不容易,因为儿媳有红斑狼疮。不知道是不是这层原因,婆媳关系相当不好。那时候,老太太和我妈拉家常的时候就抱怨儿媳怪异、自私: “她看到自己孩子...

欲望是肮脏的|极短篇小说(五十字写一个故事)

阮卒

文/阮卒 欲望是肮脏的。Pink Floyd唱着: I want a dirty woman. 音译了一下: 我要一个得体的女人。得体的女人对我笑着。

炒股心得|极短篇小说(五十字写一个故事)

阮卒

文/阮卒 虽然发现: 自己没有凭努力追赶物价的能力, 但相应地, 我们相信自己有抓住机遇的头脑。股市:“嘿,我有一个好办法。”

等我变成老东西|南京随笔

阮卒

文/阮卒 搜索了一下小时候在淮阴住的小区(其实很大,里面大概大几十栋楼吧,以及两个幼儿园,一个小学,一个菜市场,一个人才中心……对,都在一个小区里,如果不是小区的居民的话,走在里面大概率是要迷路的)。找到的消息呢,不是在议论这里是不是马上就要拆迁了,就是在问这么个破小区怎么还没...

性这么肮脏的事情|极短篇小说(五十字写一个故事)

阮卒

文/阮卒 他跪在她张开的两腿间问: “你爱我吗?” 她没敷衍,也没说话。是啊,性这么肮脏的事情发生,一定是有人做错了什么。

化形|极短篇小说(五十字写一个故事)

阮卒

文/阮卒 总有一个走在前面,把旋转门推得飞快的人。这就是生活。这个人就是我的生活化作了人形。​​​​

计划制共鸣|极短篇小说(五十字写一个故事)

阮卒

文/阮卒 你们约好一起笑。我们约好一起哭。1、2、3……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情绪没到怎么办?就看看电影,看看书。

强制更新|极短篇小说(五十字写一个故事)

阮卒

文/阮卒 生活之前的版本,被强制更新了。“回归本来的样子!” “不,更新公告说现在这样才好。”

饺子好吃,春节愉快|南京随笔

阮卒

文/阮卒(写于2016) ​​​商店歇业、学校放假、医院陆续关闭门诊,建筑上纷纷贴出防火警示语,上亿人不分老幼地在神州大地上奔流,爆炸物带来的熊熊火光照亮回乡之路……不是玩笑,这一切都是真的——在公司的窗台上晒了小半年太阳(有的话)的我也离开了工作岗位。

我们不能去韩国|极短篇小说(五十字写一个故事)

阮卒

文/阮卒 昨天,同事的奶奶,在韩国去世了。他请了今天一天假。下午的时候,他来上班了。​​​​

可爱之处|极短篇小说(五十字写一个故事)

阮卒

文/阮卒 天气转暖没戴帽子,发型就渐渐失控。总有头发三五一绺翘起来。但我知道,这叫“呆毛”,是萌点…… 看,我的可爱之处。

琥珀|极短篇小说(五十字写一个故事)

阮卒

文/阮卒 依然可以用抒情, 矫正彼此的记忆。过去的好日子,过去的苦日子, 都透过琥珀, 散发着黄褐色的闷热的光。“很美,不是么?”

她放心了|极短篇小说(五十字写一个故事)

阮卒

文/阮卒 “别停!后期会修掉的。” 导演冲她喊叫。她放心了。不再介意表演中的瑕疵。当然,她也不总是在表演,不能总指望后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