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言

喜羊羊

大红圈里的惊叹号

昨天的文章被删了,存活时长5小时。那天是哀悼日,所有界面、照片、图片、台标一律一律都是黑白,只有那个被删文章后出现的红圈惊叹号,特别的红。1.这是一个民感的时代 现在每个内容系统都有一个民感词库,除了法律禁用的,越来越多...

郝佳林

香港记者还可以被称作记者么?

逛matters很久了,一共两次被作者禁言,巧合的是这两位有个共同的身份—香港记者。第一篇是很久之前了,谭慧芸记者写了一篇《用别人的十年换回自己的十年》展现了理大抗争者的“人性光辉”。

鹿馬

matters的个人全部留言可见功能,节省了我很多口舌

如题,这次说一下matters上这个我认为很不错的功能(恕我见识浅薄,我并不知道还有那些平台有这个功能)。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相似的经历,曾经在YouTube和一些和我意见相左的网友和我在评论区辩论,刚开始你还以为只是意见不同而已,心想有不同的意见也未必是坏事,于是跟他耐心地解释起来,以为“真理可以越辩越明”。

米米亚娜

米米炸号记

这篇文章是为了记录在不久前的炸号大潮中,我和微信缠斗的过程。因为我在炸号后有试图去搜索别人的炸号故事,这让我意识到,即便没有找到解决办法,只是看到经历相似的人们写下的字句,也是一种安慰。

PainSnow

“盛世”、“禁书” 与社会秩序

说明: “书籍引起了革命吗?” 本文为书籍史大牛达恩顿代表性著作《法国大革命前的畅销禁书》的书评。本文内容由于发表因素,在写作时进行自我审查去除了一些敏感表达。有些可悲。写作背景主要是面临日益风声鹤唳的表达空间有感而发。

11
Venus

纪念首次微博被禁言

在这个无法忘却的日子里作了个大死,发了五六条,终于被禁言了,别人完全看不到内容,只有自己关注的还能看。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