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别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18 人追蹤
27 篇作品

跨性别性工作者口述:工作让我做回真实的自己【城中“姓”事 02】

中國女工。記錄

对现在的我而言,不一定要通过变性才能成为女人,并且“成为女人”这件事也不那么重要了。

武汉天街杀人案是针对跨性别女性的仇恨犯罪吗?

中华和平革命党CPRP

受害者在身体被凶手殴打和被用刀捅刺的剧痛之中、失血导致意识的逐渐昏迷之中、被凶手脱掉上衣和裤子的羞辱之中、以及听着凶手粗俗不堪的辱骂之中,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度过了年仅21岁生命的最后几分钟,然后死亡,留给世界的只是一张模糊的案发现场照片,即使在生命的最后,受害者依旧用双臂遮挡在胸前,努力保持着“跨性别女性”最后的尊严,直到现在我不知道受害者的名字叫什么。

武汉天街杀人案初步探究,死者到底是不是跨性别女性?

中华和平革命党CPRP

现在沦陷区相关的讨论很快被封锁了,至今共伪警方依旧没有给出正式通报。其中最大的疑问是,死者到底是不是跨性别女性。

跨性别者核桃:先遵循天性成为女性,再突破男性凝视,不去追寻“亭亭玉立”

張泰格

20岁才开始做女生。生日那天她穿上短裙、裤袜、高跟鞋,现身北京闹市区餐馆,和朋友们在众目睽睽下说笑饮酒聚餐,她觉得灵魂彻底获得解脱。她决定放弃伪装“合格男性”,按自己想要的方式打扮与生活。她要尝试很多其他女生无需做的事,如学京剧腔让声音变尖细、用激素调整身体。

2

Trans跨的是谁定的gender

偷光

关于性别化标签的浅言妄语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折叠东京:奥运理想下的(跨)性别困境

多数派Masses

随着奥运会的举办和进行,公共卫生与健康、运动公平与权利、性别平等等提议交织折叠,奥运会自身成为充满争议的政治拓扑空间。

1

跨性别运动员参加奥运会,公平吗? | 性别新闻简报11

陈椰子

本期简报聚焦奥运会中的跨性别运动员与吴亦凡被刑拘事件(“吴亦凡被刑拘,社会主义铁拳胜利?”)。

性别|趁着517国际不再恐同日的今天,我们来聊聊“跨”和“排跨”吧

多数派Masses

今天是517国际不再恐同恐跨恐双日,我们邀请了三位朋友一起聊聊“TERF”——排跨激进女权主义者。下文中,Becky, Snoopy和凉分别从三个不同的视角对TERF的概念、议题和争论作了多维度的讨论。希望引导读者观照中国跨性别运动的状况和设想一个可行的更具进步性的性/别运动,亦望有更多人能参与到当中的反思乃至进一步发展成行动,打破附加在我们身上的枷锁。

1

想要被關愛,是很多想變可愛或美麗的人的初衷,就算外貌做不到,我也會欣賞你的內在的。(抱抱

賢貓

獻給所有不被社會理解,被社會討厭的非二元性別者。「男らしく女らしく生きてけとみんなが言う/人人都說要像男性或女性一樣生活 でも僕はそんな事ができない/但是我做不到那樣的事 女々しくもなりたい人/想要成為女性的人 力強く生きたい人/想要有力量的生活的人 でも僕は、/但是我是 でも...

对话药娘:原谅我成为不了讨喜的人 | 围炉 · CityU

围炉weiluflame

药娘,指通过服用或注射药物(包括但不限于雌性激素、抗雄性激素)等手段,使其生理状态(主要为体貌特征)接近女性的男性或双性别者,通常属于跨性别群体,即LGBT中的T(Transgender)。药娘对于自己的性别认同与生物解剖学上的性别不一致,并且常内心痛苦,想要改变生物学上的性别以及心理治疗对性别认同障碍的干预。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