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以鬯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0 人追蹤
6 篇作品
FunkyLily

《失去的愛情》 — 也曾清澀的劉以鬯

「這裡是憔悴的秋天,落葉遍林。微風在各處款款私語,調子是夢般虛無。黃昏太短,太短的黃昏是傷感的。」劉以鬯的作品開頭總是像詩篇般的美麗文字,讓你放低對文字的思考,改為感受文字的味道,將讀者的情感吸引到小說裡頭。

Lesley

《失去的愛情》

今年六月,香港文學泰斗劉以鬯離開了我們。書展準備慶祝他百歲生辰的活動變成紀念活動。正當社會對聯合出版集團旗下的三中商書店主導本地出版業和知識傳播越來越警惕,文化界對今年的「愛情文學」年度主題和介紹作家又爭議不斷之際,三聯書店重印劉以鬯在1948年面世、現已絕版的處女作《失去的愛情...

我不是貓

紀念劉以鬯--《對倒.時光》:每個開始畢竟都只是續篇[1]

劉以鬯活到夢裡去了。夢中的人卻跑到舞台上。《對倒.時光》首演前六天,劉以鬯去世了,距離連載小說《對倒》首次見報差不多有四十六年。1996年,董啟章寫了〈對倒《對倒》〉,以故事形式評論《對倒》;隔了22年,黃呈欣和陳炳釗[2]選取劉以鬯兩則短篇小說〈打錯了〉和〈大眼妹和大眼妹〉...

家書

酒徒祭

告別劉以鬯先生,中國意識流小說第一人。曾有門下弟子要硏究劉以鬯的小說,出於好意,讓其轉從教授香港文學的同事。孰料同事不同意學生建議比較《對倒》和王家衛導演的《花樣年華》,謂王氏改編與原著相差太遠,令其改做忠於原著的黃國兆電影《酒徒》,結果強差人意。

46
鄧小樺

大樹劉以鬯:創造的象徵

凌晨時分的編輯部本來瘋狂——收到劉以鬯先生逝世的消息時,各人當下一起斂了笑容,各自散開去求證、走近書架找書、爬網絡資料。到兩點多由黃淑嫻臉書證實消息,年輕編輯說她手心全是汗,我把原來放上書架的天地《劉以鬯卷》重又拿出來。這就是歷史時刻的感覺,即便是慘然的。

家書

潮濕的意識流——憶劉以鬯先生

「生鏽的感情又逢落雨天,思想在煙圈裏捉迷藏。推開窗,雨滴在窗外的樹枝上眨眼睛。雨,似舞蹈者的腳步,從葉瓣上滑落。」劉以鬯的《酒徒》、也斯的《剪紙》、西西的《我城》......便是我的學生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