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聯會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3 人追蹤
12 篇作品

教協,支聯會,各種組織被解散後如何?

天馬先生

一個一個組織被解散,我地好嬲,又好驚,又怕公民社會消失,而家出來,又可能599G﹐NSL。真係要敞平等佢加速車毀人亡?對家不停解散公民社會的目既好明顯,除咗打散人際網絡,減少民眾組織力量去對抗佢,仲有孤立每一個人,令大家遇到困難時,感到無助,只可以靠佢,令佢成為每個人不可或缺的存在。

走走晚報:「最後一次睇下呢個風景」

世界走走 seh seh

「據理力爭,無悔無懼。」

勇者無懼

一個人

鄒幸彤為了驅散恐懼,選擇了站起來。

「大中華 VS 本土」之外,被遮蔽的六四記憶

蹲點

在剛剛過去的6月4日,支聯會的維園集會在三十一年來首次遭禁、加上港區國安法的陰影,反倒激發出眾多香港市民上街悼念的熱情。在今年的全港多個集會現場,本土派口號如「香港獨立、唯一出路」徹底取代了六四集會的傳統口號、如支聯會的「五大綱領」——「平反六四」、「結束一黨專政」等。

1

【六四卅一】香港從不(永不)缺席

蹲點

香港市民在維園紀念六四三十年(圖片來源:getty images)。按:今年是八九民運三十一周年,港府託防疫之詞,首次禁止支聯會在維園舉辦燭光晚會。網民紛紛發起遍地開花式悼念六四,讓這個在過去幾年被評為「行禮如儀」、「他國的事」的日子,頓時變得切身相關,抗爭意味亦更為強烈。

1

《5月35日》:我們就來個光明正大的紀念,衝擊這條不正常的底線。

牆外

2020年6月4日,六四事件31週年,香港支聯會定出「真相·自由·生命——抗爭」為今年的悼念主題。31年來,支聯會舉辦的“毋忘六四”5.31大遊行及維園燭光晚會首次中斷。於是,便有了#遍地燭光悼六四。雨傘運動那年,各大專上學聯還在討論究竟堅持維園的集體悼念有沒有用,結果沒想到,今年居然“遍地開花”了。

專訪: 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 – 為尊嚴去反抗是很基本的事

李斯

去年夏天,我難得在港,去了維園參加支聯會每年一度的六四晚會。三十年來,心裡很清楚「每年一度」其實是很脆弱的一回事,但真的到了下令禁止,還是不由得心頭一緊。訪問鄒幸彤,我也是以這句做 starting point,問她心底裡有何反應。鄒幸彤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她答得淡然:「當然覺...

2

流水革命文宣漸重蹈支聯會覆轍

胡啟敢

為了在立法會搶佔過半議席,達致和中共同歸於盡的效果,連登各巴打絲打都積極在各處發佈文宣,以期打動更多人在立法會投票支持反對派。我們先不討論焦土派對議會路線的質疑和攻擊,純粹討論連登巴打絲打的文宣能否吸引更多市民;以壯大民主聲勢,達致立法會議席過半,以向中共迫宮。

就是中學的小事,讓我參加六四集會

胡啟敢

支聯會在六四集會多年,非常強調薪火相傳,但年輕人卻對六四冷淡待之。有義工朋友想派傳單給女同學遭拒收,同學說了一句:「與我何干?」然後心安理得離開。然後有中學生參觀六四紀念館後自覺不驚奇;因為曾在大陸,已知政府的殘忍一向如此,因而對六四沒有太大感觸。

從歐陸政治哲學家看青年人對六四興趣缺缺的原因

胡啟敢

和支聯會義工閒談,他提及想派傳單給一名女學生,呼籲她出席六四集會,但學生拒收,他不放棄跟隨學生到地鐵站閘門前,學生終於說了拒收的理由:「與我何干?」然後自信地入站了。也許,我們可以指責這個女生是「港豬」,也可以指責她無知。然而,不像八九年時老一輩的港人對北京的學生運動及血腥屠殺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