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聯會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0 人追蹤
10 篇作品
蹲點

「大中華 VS 本土」之外,被遮蔽的六四記憶

在剛剛過去的6月4日,支聯會的維園集會在三十一年來首次遭禁、加上港區國安法的陰影,反倒激發出眾多香港市民上街悼念的熱情。在今年的全港多個集會現場,本土派口號如「香港獨立、唯一出路」徹底取代了六四集會的傳統口號、如支聯會的「五大綱領」——「平反六四」、「結束一黨專政」等。

45
1
蹲點

【六四卅一】香港從不(永不)缺席

香港市民在維園紀念六四三十年(圖片來源:getty images)。按:今年是八九民運三十一周年,港府託防疫之詞,首次禁止支聯會在維園舉辦燭光晚會。網民紛紛發起遍地開花式悼念六四,讓這個在過去幾年被評為「行禮如儀」、「他國的事」的日子,頓時變得切身相關,抗爭意味亦更為強烈。

48
1
牆外人

《5月35日》:我們就來個光明正大的紀念,衝擊這條不正常的底線。

2020年6月4日,六四事件31週年,香港支聯會定出「真相·自由·生命——抗爭」為今年的悼念主題。31年來,支聯會舉辦的“毋忘六四”5.31大遊行及維園燭光晚會首次中斷。於是,便有了#遍地燭光悼六四。雨傘運動那年,各大專上學聯還在討論究竟堅持維園的集體悼念有沒有用,結果沒想到,今年居然“遍地開花”了。

58
李斯

專訪: 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 – 為尊嚴去反抗是很基本的事

去年夏天,我難得在港,去了維園參加支聯會每年一度的六四晚會。三十年來,心裡很清楚「每年一度」其實是很脆弱的一回事,但真的到了下令禁止,還是不由得心頭一緊。訪問鄒幸彤,我也是以這句做 starting point,問她心底裡有何反應。鄒幸彤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她答得淡然:「當然覺...

23
2
李斯

專訪: Karen – 如何在殘酷的世界中溫柔的打一場仗

遇上 Karen,是一件很偶然的事。中秋前夕,我參加了組織「天安門母親」在旺角舉行的一個工作坊,活動中見到這個樣子甜美的女孩,客氣的交談了兩句,約略知道她是跳芭蕾舞的,亦是支聯會義工。完場後我們一道離開,卻收到消息有防暴警察在附近,街上氣氛有點緊張,空氣中更有硝煙的味道。

42
胡啟敢

流水革命文宣漸重蹈支聯會覆轍

為了在立法會搶佔過半議席,達致和中共同歸於盡的效果,連登各巴打絲打都積極在各處發佈文宣,以期打動更多人在立法會投票支持反對派。我們先不討論焦土派對議會路線的質疑和攻擊,純粹討論連登巴打絲打的文宣能否吸引更多市民;以壯大民主聲勢,達致立法會議席過半,以向中共迫宮。

2
胡啟敢

就是中學的小事,讓我參加六四集會

支聯會在六四集會多年,非常強調薪火相傳,但年輕人卻對六四冷淡待之。有義工朋友想派傳單給女同學遭拒收,同學說了一句:「與我何干?」然後心安理得離開。然後有中學生參觀六四紀念館後自覺不驚奇;因為曾在大陸,已知政府的殘忍一向如此,因而對六四沒有太大感觸。

10
胡啟敢

從歐陸政治哲學家看青年人對六四興趣缺缺的原因

和支聯會義工閒談,他提及想派傳單給一名女學生,呼籲她出席六四集會,但學生拒收,他不放棄跟隨學生到地鐵站閘門前,學生終於說了拒收的理由:「與我何干?」然後自信地入站了。也許,我們可以指責這個女生是「港豬」,也可以指責她無知。然而,不像八九年時老一輩的港人對北京的學生運動及血腥屠殺歷...

23
胡啟敢

建議支聯會在六四集會聚集民氣推倒送中條例,不然就是有愧民主運動!

現在777和保皇派已鐵定心要強硬通過《逃犯條例》,先勾結立法會秘書處, 強行推舉奴才石禮謙欽點謝偉俊任法案委員會主席,然後想避開七一遊行人數的審判,企圖在快刀斬亂麻在七一前強行通過。泛民若果無強大的民眾動員, 恐怕憑議員在立法會孤軍作戰,難以把條例的修訂拖延到七一遊行。

胡啟敢

我在支聯會青年組嘗試活化創新的下場

我曾經在支聯會青年組待過一段長日子,和另一位支青組執委阿煊,歷經兩年的籌劃,於2008年的Rainbow Gala出版過應該是全港第一本,以日本動漫的故事,再揉合香港中國的時事的同人漫畫《反逆支禁書》(因為有不少改編漫畫來自《反逆的魯魯修》,因此取反逆兩字,支是指支青組,禁書是指民主自由議題的書會被中共所禁。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