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話

Terence

Terence, Forbole, Big Dipper, Desmos... ...

2019 年 3 月某晚夜深,我與楊崑在 AppWorks 台北的聯合辦公空間努力工作。鳴謝 Kin Ko 拍攝,為我們留下倩影。我叫林肇峰,更多人叫我 Terence,我是區塊鏈初創 @Forbole 的聯合創辦人...

19
IF

北角演義(Prelude)

工貿大廈(I/O buildings)係香港一個幾獨特嘅產物(我知外國都有,不過人哋唔係咁樣用㗎),一般都座落喺「環頭環尾」嘅地區;非工非商、亦工亦商。講到尾,其實即係一啲有靚電梯大堂、寫字樓式管理嘅工業大廈;租戶有工廠,亦有辦公室。

IF

都是我們的Fin.K.L( 6 회 )妹妹

有時候我會諗,如果Fin.K.L喺近年出道的話,究竟佢哋有冇走紅嘅條件同機會?李孝利同玉珠鉉就認為,以Fin.K.L四女出道嗰陣嘅聲色藝,喺呢個年代要走紅比較困難。孝利表示,呢個年代啲人動不動就MR removed,如果...

IF

都是我們的Fin.K.L( 5 회 )單飛歲月(下)

Fin.K.L嘅忠實fans都知道,Fin.K.L嘅真正隊長,係玉珠鉉,唔係李孝利;呢樣嘢連孝利自己都無從否認。先從外表講,珠鉉「神高神大」,非常具備一個「姐姐」、「隊長」應有嘅件頭。

奶茶喵

特朗普之以巴和平計劃極其狡猾(粵語白話文)

若實行,特朗普之以巴『和平』計劃將把任何對真正協議嘅期望化之為零,而且令以色列政局更接近種族隔離。譯自Vox,Zack Beauchamp 原著特朗普同內氏喺公佈計劃嗰時合照。特朗普嘅以巴『和平計劃』唔係一份令停滯不前嘅以巴和平談判向前發展嘅計劃。

IF

都是我們的Fin.K.L( 4 회 )單飛歲月(中)

睇咗幾集《都是我們的Fin.K.L》,大家除咗悶撚到抽筋之外,有冇一刻諗過,點解我會知咁多?我點樣做research?老老實實,我除咗同玉珠鉉有過一面之緣之外,其實我唔認識佢哋任何一個。

IF

都是我們的Fin.K.L( 3 회 )單飛歲月(上)

喺韓國,一講到男女團,有三個名字,你唔可以唔識:消防車、徐太志和孩子們、H.O.T.。對於唔熟悉、或者留意韓國樂壇留意得比較遲嘅文友嚟講,男女團就好似常態一樣。但其實,韓國男女團並唔係自有永有嘅嘢。

IF

都是我們的Fin.K.L( 2 회 )

2019年10月10日,仍然係首爾地鐵3號綫「高速 터미널 驛」(高速Terminal站。Fin.K.L嘅節目《Camping Club》完結後十多日,佢哋嘅燈箱廣告再次「神秘」出現 — 講真,並唔係咩神秘事情,先後兩次...

IF

都是我們的Fin.K.L( 1 회 )

前言:每個人也年青過,每個人(絕大部分吧)也迷戀過偶像。上世紀90年代末期,南韓男女團組合開始起飛,不同的男女團進佔韓流嘅前鋒。Fin.K.L作為女團嘅始祖之一,亦是我在韓國居住時開始迷戀的偶像組合。

IF

《寫字》(終章)

從2000年初我進入某周刊做財經記者開始,我嘅寫字生涯正準備踏入第十八個年頭。究竟我會點評價呢十幾年嘅揸筆日子呢?記者嘅生涯,係為理想(儘管我入行當時只不過係為搵食); 政治助理嘅生涯,係為實踐(我嘅major係po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