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权主义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6 人追蹤
10 篇作品

金智恩,#MeToo之后

Matters404

“无数劳工、垂直关系中的弱者在生活中所感受到的威权,不只是肉眼可见的施暴与胁迫,而是仅用沉默与眼神就能压制对方,在工作场合上被迫喝酒,忍受不喜欢的玩笑,必须在聚餐时替长官斟酒,都是多数劳工经历的权力问题。”

3

佤邦:缅甸高地上的山寨中国

文化批评与研究

佤邦像是一面铜镜,尽管成像模糊,但在某种程度上,还是能够照见中国自己。

2

为什么是塔利班赢了?:以阿富汗为镜,全球背景下的塔利班胜利

iyouport

塔利班只是全球威权主义浪潮的局部表现而已 …… 全球塔利班化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视角,希望未来能有中国朋友从您的本土深入这个议题。

伊朗选举:“死亡法官”莱希成为新总统,抗争随之而起

中国劳工论坛

对明年的伊朗工人阶级和穷人至关重要的不仅是常态化对莱希的经济政治抗争,而且是政治上组织起有效的地下组织,建立革命势力,以提出独立的社会主义计划。不只推翻这个政权,也推翻整个资本主义体系。

中国科技威权主义走向全球

人权观察・HRW

监控已经成为中国公民的日常,并且日益侵入其他采用中国监控技术的各国公民生活当中,从厄瓜多尔到吉尔吉斯斯坦皆是如此。更值得忧虑的是,这个中国科技生态系统内建了一整套巩固中国国家机器的价值观——形成一种完美结合社会控制与效率的21世纪威权主义。

中国‘防火长城’正在改变一个世代

人权观察・HRW

互联网曾经许诺一个更加开放的社会,现在却成了年轻民族主义者的摇篮。© 2013 AP Photo/Ng Han Guan文:王亚秋,人权观察中国部研究员 今年5月,中国作家方方记述新冠病毒疫情初期见闻的《武汉日记》由哈泼柯林斯出版社英译发行。

农耕,税收与国家:人类文明究竟为何而生?

FullAutoNG

作者John Lanchester,自1995年起就为《纽约客》(The New Yorker) 杂志撰稿,同时也是文学领域著名期刊《伦敦书评》(London Review of Books) 特约编辑。本文2017年9月18日首发于当期《纽约客》印刷版。

索罗斯:信息技术垄断和“社会信用体系”

FullAutoNG

2019年1月24日于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去年我还一度认为中国应该更深地融入全球治理机构,但自那之后习近平的行为改变了我的观点。我现在的观点是,美国不应该向全世界发动贸易战,而应该针对中国。美国不应当轻易放过中兴通讯和华为,而是要对它们进行严厉打击。

专访政治学者明克胜:改革时代终结后,中国将何去何从?

羲然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自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这一历程,不仅占据了1949年以来当代史的半程以上,也构成了几代人对于当代中国的不同记忆。对于这四十年改革时代的评价,始终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人认为,改革取得巨大成功,全面深化进程方兴未艾;有人认为,改革停滞...

机器政治——互联网的兴起和威权主义的新时代

ConanXin

编译自:Harper杂志上的一篇文章——Machine Politics: The rise of the internet and a new age of authoritarianism,作者是弗雷德·特纳,写过《数字乌托邦》一书。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