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4 人追蹤
14 篇作品

漫步香港系列 01 | 冷落的繁華街

人間世

這個也許繁華一時的街區,現在很冷落,未來去向不明。

Sentimental Nostalgia

根叔已不在穆里

Happens, Does not Heal tho

堅離地城市審美觀——讀《流動的大都會︰黎辛斯基的城市規劃再思考》

9樓C室

都市主義者以供應取代需求的城市改造計劃不外乎是一時衝動,以為祭出實際上遙不可及的願景,便能用自己認為對的方向大搞一場。身為都市學學者,作者主張發自公民由下而上的規劃過程,湊合市場機制調節,即使這說不上是最有效率的方法,不過起碼建造出來的社區是有機、有生命力甚至有思想的。

觀塘重建:從裕民坊小巴說起

閣樂

一直以為「裕民坊」是觀塘市中心的一個區域,後來才知道它其實是街道名。這條街有許多小巴站,通往附近山上的住宅區,例如秀茂坪。住在山上的居民會先乘搭小巴到觀塘,再前往地鐵站。所以每逢返工放工時間,小巴站的場面可謂「壯觀」:幾條小巴路線的乘客並列一起,形成幾條人龍,區外人大概摸不著頭腦應該到哪裏排隊。直至兩年前,地區團體想出方法解決:在地下貼上膠紙,區分人龍。後來,區議會將膠紙改為油漆,成為正式措施。

十塊錢的逃亡計畫|走過921 | 11

鄭立明

一、 我在邵族認識了個朋友,大家都他叫巴信。最初聽說這個名字與邵語十塊錢有關。邵族和台灣其他原住民一樣,並沒有一般意義上的文字,而不熟悉羅馬拼音的我,隨手把它寫成「巴信」,自然是因為方便之故。其實更近似的音,是台語的去聲字「目」,也就是目睭的目;不過這個音既不容易發、又不好記,所以久而久之,也就目信、巴信不分了。

1

在搖椅上說的故事-假性原諒

PureC

我覺得維持一段穩定的關係最困難的是選擇包容後的正向吸收,假裝原諒然後不停地翻舊帳,這不只折磨對方,其實更折磨自己。-道歉-彭大哥回國時,我畫了一個簡單的妝,整理好千頭萬緒的心情,好整以暇的坐在他面前,好好地告訴他我為什麼得離開他,我沒有崩潰、沒有哭喊,只是眼淚不間斷地跟著我心碎的...

再見小鰲|走過921系列|10

鄭立明

再訪東勢 兩年後的清明,我趁著彰化老家掃墓之便,又往東勢跑了一趟。下了車,腳卻找不著落點,不再爬滿帳篷,倒是塞滿了車輛廣場、改建了的國小,依然停業的戲院……我自然而然信步走到了鎮上的本街,繞了一圈,「他們到哪裡去了?」心裡嘀咕著。小小的一個東勢鎮,到底當初那些人都到哪去了呢?

阿緞的情人|走過921系列|09

鄭立明

工作隊上傳言劉大哥在過坑有了情人。這到底怎麼回事?平時不苟言笑的劉大哥,這下怎麼會桃花上身的呢?實在有點令我難以想像,不過看工作夥伴們把這事渲染得那麼開心,我也不由得動搖起來。劉大哥雖不到冷到絕緣,也是事事一本正經的個性,尤其涉及工地安全之事,可真是鐵面無私呢。

過坑─布魯克林|走過921系列|08

鄭立明

邵族的家屋陸續落成,除了本地持續的工事之外,協力造屋工作隊也開始分組支援仁愛鄉、和平鄉、三叉坑、雙崎、達觀等地。一早,大夥兒忙進忙出,準備分批從日月潭「基地」出發,前往各自責任區。行前,有人問我想跟哪隊,無奈這兵分幾路我也能選其一,便跟了小潘、劉煥成大哥他們這一路,前往中正村。

樹也有一個房間|走過921系列|07

鄭立明

那是二十年前的春天,邵族學生為重建設計了一間房子,一間跟樹木一起住的房間,我上去日月 潭記錄的時候也多住在這裡,分配的位置不一定,常常,樹,就共一棟樓,不然,就恰巧睡隔壁。孩子們的圖書室一早,山陽很早就催人起床,一點容不得我這隻夜貓子耍賴,建築師們也多是早起的人,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