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派
多数派Masses
主理
5 人追蹤
38 篇作品
多数派Masses

锐评|请给货车司机留一条“活路”

从河南农民工张海超“开胸验肺”,到金德强“服药警示”,再到赵师傅“割腕自证”,每一次权力的滥用和剥削竟然都要受害者以自我伤害的方式自证清白,能不能给货车司机留一条“活路”?

33
多数派Masses

文化|在中年失业模拟器后——科恩的另外一种社会

小众游戏《中年失业模拟器》在steam发布之后得到了关注,有网友说它贩卖焦虑,但它得到热议与关注的原因却是真实的:人们活在担忧中年失业的恐惧、贷款与内卷的压迫下。这并不是一天两天或者互联网企业的个案,在资本主义和私有制的宰制下,贪婪、自私与等级分化主导了社会的实际道德,而人本身则被资本当作了换取金钱收益的工具,并且被扼杀了想象力。

20
多数派Masses

多数派的死与生:致读者

“多数派”在墙内阵亡的4月4日是清明节,一个悼念死者的日子。其实,在过去的八个月中,多数派和大家一同见证了许多逝者、被牺牲者的真实故事:疫情下的死亡阴影,从高楼一跃而下的青年,猝死的、或自焚的劳动者…… 不过,巧合的是,今年4月4日恰好也是基督教的复活节。唯物主义者当然不相信任何神秘力量,但其中的对照毕竟饶有趣味。或许,对进步运动而言,死去之日也正是复活之时。

154
3
多数派Masses

文化|心理治疗的抵抗性何以可能?——标准化及其不满

或许无论对于在体制内工作还是私人执业的心理治疗师而然,只要坚持精神领域工作的自治性和伦理性,必然会涉及到政治性的维度。如果精神科医生、心理治疗师、精神分析家、哲学家等等所有与人类精神世界工作的实践者充分联合起来,或许是一股无可估量的解放潜力。

58
多数派Masses

文化|《觉醒年代》剧终:革命尚未完结,同志仍需努力

今天,我们如何悼念革命的先辈?是发两条弹幕“这盛世如你所愿”、“泪目”然后继续我们996的、未老先衰的所谓“幸福生活”,还是像他们一样,走到工人、农民、女性和少数民族中间去,和被损害、被压抑者站在一起?

53
多数派Masses

社会|为什么我不推荐你买基金?一个左翼的视角

2020年3月30日,一名34岁包钢钢管公司炼钢员在7号转炉挡火门前门扔下渣道,随后他跳入高炉。据工友反映,怀疑其自杀与亏损数额较大、负债过多、无法偿还有关。到底亲自炒股的韭菜是如何被这合法的赌场深深困住?

55
1
多数派Masses

劳工|政府“承认”零工了,两亿零工有保障了?还是“保障被剥削”了?

随着零工越受“承认”,整体经济的零工化会不会离我们不远呢?那么零工就不只是平台劳工的事,我们现在更应该多讨论零工,才可以形成力量,导向一个真正对平台劳动者公平、有益的劳动和经济体系。

35
多数派Masses

劳工|被福利与制度抛弃的零工:连“自由”也是虚假的|零工论自由(下)

本文延续上一篇的讨论,展现自由的背后隐含的、零工们必须面对的困境,我们借此反思过去十多年的社会福利和公共服务领域的改革,以及当下零工经济领域的立法实践。

30
多数派Masses

劳工|拥抱自由或困在系统中?当零工谈论自由时(上)

本文尝试从零工自身的角度出发,解构零工经济“自由”、“灵活”的迷思。零工劳动者们如何理解和体验零工经济的“自由”、“灵活”?这与他们投入零工经济之间的关系如何?自由的背后又隐含着怎样的困境?

55
多数派Masses

转载|无故被公司告知“不能胜任”后,我是如何正面刚到底的

编者按:多数派一直尝试分析当下社会的劳工问题,然而从分析到行动并不经常是自然而然的,实际的反抗会遇到资本大大小小的反扑、忽悠、威胁。就像以下故事的主角,从拉锯到下定决心跟公司撕破脸,老板会PUA、公司会用各种话术贬低你,这些都是资本到最微观层面的力量。但正因为如此,我们更要聆听他人的维权历程,学习如何走出来自我解放,这样的豚骨拉面真香。

137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