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天藍
maintainer
22 Followers
51 Articles

《精靈培育員》#1

ohlak

也许,这就是对自杀者的惩罚吧。

黃絲帶 <之 五>

尿急的老文青

黃絲帶 <之 五> 和文姬的生活日常,平常下課後,會先回家換下制服,然後再出門去。或許是買菜回來自己簡單的下廚,或是乾脆出去吃館子。一到周末,文姬則是帶我去那嘗試我從未去過的夜生活,畢竟我只是個窮學生呀!!那些高端的花費一來不敢想,二來興趣缺缺。

上班族的吉他飛行週記(3)

騎著羊駝的摩托羅拉

第三章: 槌勾音槌音(Hammer),是利用手指垂直往下敲擊的力道而使弦發出聲音的技巧。勾音(Pull),則是利用原本按住弦的手指,在放開弦的瞬間撥弦但卻不讓旁邊的弦發出聲音的技巧。小學到國中時期,W曾經學了六年的小提琴,經歷了兩位小提琴老師的指導。

我以為你不在乎

寂然

秀美:〝我今個月,來遲了,我向來是很準時的,不知道會不會是…..〞 志強正忙於玩機,對於秀美的憂慮,他全無感覺:〝什麼遲了早了,今次遲了,下次早一點就好了,不要太緊張吧!〞 秀美:〝你根本都不知道我在說什麼!

Back to All

那些年我玩過的 Internet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文

小小斜槓工程師

圖片來源 我想大家都同意,Internet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改變了人們的生活方式,我記得我第一本看的小說,是在我家的書櫃上翻到可能是父親年輕時買的書,以我非常非常朦朧的印象回憶,好像書名是《天地一沙鷗》,別問我內容,我還能記得書名已經不錯了,後來等到年紀漸長後,一有閒暇的時間,我...

1
那場誤會

《無名》【階級】

Chin

中篇小說-完結前年寫的小說,原名為《皮囊》與其他小說創作撞名,目前還沒想到適合的名字。我曾說過,西裝男在和文生討論工作時說到能在出版社工作的人都是資深的高級公民。我在成立「輕鬆之地」時就將公民分成了九種等級,現在懶得一一介紹,我至今還未這項創舉感到驕傲。

她們

寂然

少女小瑜 回家的時候,看見妳的房間沒有關燈,我以為妳又在讀小說。這樣安靜的待在房裏,是妳升上中學之後的常態。不過我仍然很懷念妳小時候分分秒秒黏著我的情景,妳會說:媽媽抱我。媽媽陪我。媽媽幫我。那種可愛的信任,令我感覺很充實、很溫暖。從前妳每晚睡前都會聽我講故事,我想像妳長大後仍會跟我保持親密、無所不談、互相扶持。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三:生病

馮子緣

疫情未有緩和的跡象,阿晴待在家中沒有外出,閒來無事,便翻看舊照片,看見十多歲的家庭照,因而想起了一段往事...... 「我的頭很痛,像就快裂開似的!」阿晴的雙手緊緊摟著自己的頭顱。「你什麼也不吃,所以便常常生病!」阿晴媽媽在她的耳邊喋喋不休。

黃絲帶 <之 四>

尿急的老文青

黃絲帶 <之 四> 回到我住的公寓,已經快12點了,我先下車到車後的行李箱搬出文姬的兩個大行李箱。當兩大行李箱都搬下車時,文姬剛好也付完車資,只見司機心滿意足的走掉的神情,可見得文姬給了遠超出計程錶上的車資。進到房間,我不噤吐了口氣說:「方便是方便,但真是貴啊!

【極短篇】夢

淇淇

夢裏,我在餐廳吃晚餐,等了個多小時也還沒上菜。我催促了一次又一次,菜還是沒來。鬧鐘響了一次又一次,我按下暫緩鍵。我一次又一次回到夢裏,繼續等待我所點的佳餚,直至妻子大聲說:“再不起來就要遲到啊。”我才不情不願睜開眼。妻子捧著木質餐盤,餐盤上放著精緻的Big Breakfast,她將餐盤放在床上餵我吃起早餐來。

小心翻閱

Timelyrain

我的時間感,就是我今天夜班,可是中華商場和那些台北,我有把握記的比誰都舊。我知道很多人在期待今晚有件事衷心拜託,就是請先不要暴雷,大家一起咀嚼到最後,我說的是最後的最後,不要貪新好好念舊如何?

透明人間

寂然

某天早上,阿力游完水之後,突然發現自己擁有異能。他半信半疑地離開游泳池,又在街上逛了半小時,可是卻沒有變回正常的跡象。他無法理解是甚麼原因,家中也沒有其他人可以讓他詢問。總之,那天早上,他無緣無故就變成了透明人。他在鏡子中看不見自己,用照相機無法自拍到任何影像,街上的人完全無視...

【短篇小說】相愛的二人(終)

淇淇

淳凱生日前一個星期,雅如發短訊問他甚麼時候可以跟他慶生。“我以為今年不會得到妳的祝福。” “怎麼可能嘛?” “我們說好每年都要跟對方慶生嘛,所以到我生日的時候,你不能失約啊。” “當然。” “那你哪一天可以讓我跟你慶祝?”她追問。“就正日那天吧。

1

【短篇小說】相愛的二人(3)

淇淇

雅如出差回來後並沒有主動找淳凱,儘管知道他在她出差那天緊張地聯絡過靜琳,也來過她家找她,但她並不打算急著跟他聯繫。以前他們有事沒事都找對方,現在這樣刻意不作聯繫反而顯得不自然。不經不覺就來到這個地步嗎?她嘆一口氣,收拾好行李後躺在床上,她有很多話想跟淳凱說,她出差時遇到的不公平事...

小說.家

[小說]陰陽-離別(完)

青雲姐姐

女人在男人的要求下解開了上衣,在男人還沒回過神的時候,手伸向裙子上的扣子,打算一口氣脫了。這時候男人終於回過神,趕緊阻止她,將她脫掉的衣服撿起來還給她,說著他只是想知道她的決心到什麼地步,請她別再脫了,她要是再脫下去,恐怕自己也無言向離世的好友交代。

【短篇小說】相愛的二人(2)

淇淇

淳凱夢見失去雅如,是在一周後的事。即使是在夢中,他也感受到那深入骨髓的恐懼。一如他們的日常習慣,每隔數天他們便會在電話中聊天。這一次他們討論一見鍾情和日久生情。他說一見鍾情彷如一種沒有退路的命定,激烈而浪漫,這是最極致的愛情。雅如說日久生情則是溫柔的,延綿的,從這裏到那裏,慶幸沿途有你,這才是究極的愛情。

【短篇小說】相愛的二人(1)

淇淇

電他們彼此相愛,只是由始至終也沒能走在一起。這是電影的結局。雅如看電影時幾乎由頭哭到尾,散場的時候,雙眼腫得不能再腫,她不想讓淳凱看到她這副醜態,可是哭腫了的雙眼不可能在霎時間消腫。淳凱已經站起來準備離開戲院,雅如嘆一口氣,反正她沒有甚麼醜態是淳凱沒見過的,也就豁出去好了。

小說.家

[小說]陰陽-鬼妻(完)

青雲姐姐

一鄉間的陳家村,近日有些不平,一戶陳屘仔最近死了女兒,在山溝裡找到女兒屍體,衣衫不整,但找來附近的撿骨師看過,又說應該是故佈疑陣,沒有姦汙的樣子。陳屘仔知道女兒跟城裡程姓大戶的大兒子走得近,本以為女兒會嫁給他,卻沒想到連個提親都還沒人就沒了,村里人還直吵著要把女兒送去姑娘廟供著。

小說.家

[小說]雖然厭世,但仍想好好活著(四)難以怨恨的人們

青雲姐姐

坂口麗子住在一家設備精良的療養院,在春日朝的父親春日騫未過世前就一直在春日家工作,春日騫過世後她幫春日朝熟悉了所有產業的運作,後來生病後讓自己的兒子去幫春日朝,從關次郎那邊得知春日朝近期的動態,她對高木夏星有些好奇,就她知道春日朝的朋友雖多,但還去朋友那邊照顧到是少見。

鬼故事

天洛卡

冷月光穿過窗櫺照入監倉。銀白清輝,深灰石壁,玄青鐵柵,瘀白枕褥,還有一柄西瓜刀。西瓜刀?西瓜刀。普通不過的,如我如你如他如她。獄警巡經倉門時,總會嗅到一陣薰人欲嘔的血銹味。他們掩鼻快步離開,心裡又驚又恐——難道是死者冤魂不息?他們猜錯了。根本沒有鬼魂。

小說 |《冤冤相報何時了》第十三章、課前準備

甄筱

第十三章、課前準備 自從黃詩涵在慶功宴為自己出了口惡氣後,她對趙俊彥的負面情緒也平淡了許多。加上有高智偉和童彩恩這兩個活寶,時常在兩人之間活絡氣氛,她和趙俊彥的相處終於像一般的朋友一樣可以正常交談。趙俊彥也不會動不動就用冷淡的口氣回復她的話,四人的關係因此更加融洽,並在許多課堂上做為同一小組。

小說 |《冤冤相報何時了》第六章、有溫柔?

甄筱

第六章、有溫柔?離開自習室後趙俊彥決定先陪黃詩涵去車棚牽腳踏車,兩人再一同前往餐廳吃飯,此時太陽已經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家休息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輪明月高掛在天邊,黃詩涵和趙俊彥兩人中間隔著一台腳踏車,漫步在人行道上,四周的空氣漸漸凝聚起來,一陣冷風忽然吹來,吹起了黃詩涵的長髮也撥動...

【極短篇三則】端午/鑰匙/消滅

淇淇

《端午》 每年端午節他也會看龍舟競技,以前他帶兒子來看,現在改帶孫女。孫女問他: "為甚麼你不再帶爸爸來?" 他回答, "因為妳現在才是我最疼的寶貝。" 其時他苦澀地想,總有一天孫女也會像兒子一樣,不願意再陪他看龍舟吧。================================== 《鑰匙》 終於,他出走了。

黃絲帶 <之 三>

尿急的老文青

黃絲帶 <之 三> 這天和文姬去看電影,一部長達四個小時的感人愛情災難電影,排了很久的隊才買到票,在電影開演之前,先把墊飽肚子後,再把這部近四個小時催人熱淚的電影完整版看完。「晚上…我住你這邊好不好??」看完電影已經晚上十點多了,文姬不是討論剛才的電影,卻是忽然面帶憂色對我說。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提燈旅人

故事大綱: 三十歲的方茜、李語和洪紫嵐一天突然收到好朋友馬彥彤委託一家科技公司發來的冒險邀請函,請她們去一趟精心安排、歷時兩個星期的西伯利亞鐵路旅行,這也是四人十二年前的承諾。讓人惶惑不解的是,這所謂的冒險被設置為一個「不可拒絕」的任務,科技公司直接在她們的手機內安裝用來監察任務進行的應用程式。

小說 |《冤冤相報何時了》第四章、報復

甄筱

第四章、報復 全二年級的班長都到達教官室後,體育組組長宣告了即將來臨的校慶相關事項,其中除了和其他年級一樣有的大隊接力競賽,須派20名選手代表參加外,依照慣例每年校慶都會有二年級的啦啦隊競賽,同樣的今年也延續往年的傳統,為此學校特別準備了大獎『東海岸三天兩夜之旅』鼓勵學生積極參與。

斷了線

寂然

幸福 此時此刻,澳門中區,一間咖啡店剛剛開幕。咖啡店的老闆娘林太太,既漂亮又有氣質,她和老公林志明,正在接受各方朋友的祝賀。林太太在吧檯調咖啡,林志明向來賓道謝:「今日,我真的很高興,多謝各位好朋友都來捧場,哈哈,大家都知道,我只會賣保險,不會沖咖啡,但開一間咖啡店,是我老婆...

小說.家

[小說]雖然厭世,但仍想好好活著(三)距離感與寂寞感

青雲姐姐

石原美勝找不到高木夏星,向春田朝提起這件事,關秘書找到劇場的網頁才發現他們去巡演了,時間長達四週,飾演小夏醫生的演員因為急性闌尾炎住院,因此由飾演小春醫生的高木夏星一人分飾兩角。春日朝原以為是那天聊的話哪一點冒犯到了他,所以被拒為往來戶,沒想到是工作的關係,但工作的話還是能聯繫吧?

【極短篇】約定

淇淇

阿達的鬼魂在他死後第十日出現。就算你沒看過《午夜凶鈴》,也應該認識那隻從電視爬出來嚇人的“貞子”。阿達沒有從電視爬出來嚇我,他明知道我最怕幽靈,所以當初約定他離世後絕不找我。可是他的諾言只守到第十日,那天我重溫舊照時,他忽然現身,還從照片中跳出來,但最令我意外的是,我竟然毫不畏懼。

浮生

寂然

錢劍蓉總是喜歡幻想。她曾經幻想自己生長於富裕的家庭,爸爸是成功的商人,媽媽是香港息影女明星,她和家人住在主教山的三層獨立屋,上學有司機開BMW接送,讀國際學校,每年招待同學在五星級酒店的宴會廳開生日會,老師校長總是千方百計討好她。錢劍蓉成長於黑沙灣新美安一個狹小的單位,自她懂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