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2 人追蹤
10 篇作品

宜再会

岛读

和冯君相识成友,是在高中一年级的时候。校园里,樱花正纷纷飘落雪一般白白的花瓣。「你,将来打算做什么啊?」我这么一问,坐在我旁边座位上的冯君便露出看起来颇带孩子气的暴牙,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希望能考进医学院。」 「啊?这倒真巧。我将来也想当医生啊。

医患关系走向坦途着实是个巨大命题

完颜彧Showy

医生的本职是救死扶伤,但是他们现在要面对医学本身的挑战外还要接受更多来自非专业的压力,在复杂多变的疾病面前,医生还需要快速去和患者建立沟通和信任,这显然比疾病本身困难的多。而且医学不完美,医学不是一门只许成功的科学,医生也不是万能的,每一个重大医疗决策,除了技术和经验,医生有时也需要运气,所以医学永远只是一个比例,不是一个承诺,每个人都希望医学不断进步,但没人愿意成为进步的代价。

如果你还记得镇原县烧书,他们给女医生剃光头你就不会惊讶

鹿馬

前两天甘肃省给女医生剃光头表决心的新闻,着实恶心到我了,无奈这两天一直没空写文章。今天就写个不怎么深刻的短文。matters上面的作者已经有关于这个事的文章了,我也先拜读了。看了看大家批评这个事情主要是从女权和公权力侵犯个人权利的角度去解读这件事,我觉得非常有好,我就只有做补充的份儿啦。

因为不甘心我输掉了100多万,其实每一次下注都是狗庄幸运飞艇为你量身定做的

陈瑜

我出生在城市里,家庭环境比较富足,从小衣食无忧。虽然我的父母离异了,但是他们对我的关爱没有减少。从小我的学习很一般,所以读到高中的时候父亲把我送进了部队,当了两年的义务兵。那时候从部队回来,也算是意气风发,浑身充满干劲。因为我有安置卡又有关系,所以我分配到了医院上班工作,工作每月的收入比较客观而且比较稳定。

湖北荆州医疗物资缺口亟待支援

JillF

https://www.gofundme.com/f/fundraising-for-medical-supplies-ncov-jingzhou 大家别只看着武汉,荆州也封城了,目前医疗物质紧缺。我们是来自湖北荆州的北美留学生,现在诚挚的先社会募集捐款。

以武汉市第四医院为例看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14)

pekjack

武汉市第四医院的问题包括上级机构,保护伞,某些领导对财富的任性支配,权力瘾头难以戒除,再加医务人员和患者奴性深重,这三重因素理所当然会成为专制管理的血脉与养料。加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让许多无知医务人员和患者片面理解武汉市第四医院的经济成就,无视其作恶代价,甚至真...

以武汉市第四医院为例看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12)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人们总以为,那些帮凶与恶政的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某些院领导本身就是恶魔。但是,殊不知普通如你我,受人操控利诱后,在顺从的名义之下,也完全可能做出相同的作恶行为。米尔格拉姆心理学上的实验早已表明,对权威的服从可以战胜道德,这也是为何某些医务工作者被称为白衣恶魔的原因。

以武汉市第四医院为例看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11)

pekjack

中国医疗行业发展的根本原因是对医务人员和患者权利的改善,自由创办不同于莆田系的医生集团、自由创办开放的互联网医疗、患者自由的选择就医及享受基本的医疗保障,加强对民营私营资本的监管,这都需要以个人权利的保障和公众政治的参与为前提,绝不是像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的滥权和迫害所致。

以武汉市第四医院为例看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9)

pekjack

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对财富的任性支配,权力瘾头难以戒除,再加医务人员和患者奴性深重,这三重因素理所当然会成为专制管理的血脉与养料。加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让许多无知医务人员和患者片面理解武汉市第四医院的经济成就,无视其作恶代价,甚至真心实意...

【女权史上的今天】1990年3月5日:台湾第一位现代女医师蔡阿信忌日

纪小城

台湾第一位现代女医师蔡阿信1990年3月5日,台湾第一位现代女医师蔡阿信在加拿大温哥华离世,终年91岁。蔡阿信于1899年出生于台北艋舺,生日不详。她五岁那年父亲就去世了,母亲将她送给一个牧师做童养媳,结果蔡阿信两次都从领养人在大龙峒的住处偷偷一路走回艋舺的母亲家(约六公里),于是母亲只好将她留在身边。后来母亲再婚,继父对阿信也疼爱有加——他不忍看阿信受苦,就让阿信的母亲不要给她缠足。后来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