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思考
羽鹿
主理
6 人追蹤
6 篇作品

寫夢境|兄弟、死亡,我嗅著棉花糖味的空氣

陳伯軒

我呼吸得到在家庭關係中那些瀰漫的死亡,正在咀嚼我的靈魂,使我恐慌。

1

谈论死亡

无法

宿醉,整天躺在床上,迷迷糊糊,醒醒睡睡。“整天躺在床上”这个句式,是学小津的,他的日记里常常出现。虽然一般不和我一样提到宿醉,但我猜原因就是如此。他嗜酒如命的程度,比我那可是天上人间了。何况,正常人整天躺在床上,应该也是件不大容易的事。起床上厕所、吃饭的时候,看到窗外阳光明媚,经过前夜风雨洗礼后的空气,十分澄澈。

5

頭痛的親戚,生命的最後

紗卡納

阿醜來自一個破碎的家庭,爸爸不管事,媽媽愛酗酒,甚至可以說是酒精成癮,這些事,當我們要交往之前阿醜都有誠實告知 只是那時年輕少女,剛畢業剛出社會,根本沒有想過後續的問題,其實很多,以前都會覺得各人家庭各人顧的好,還沒結婚前都不會是我的責任,但隨著在一起的時間拉長,也隨著年紀增長的...

3

观影笔记|Alternate Endings

王文非

无法决定生,但能一定程度决定如何死。

我修的死亡課

KITTY

https://www.thestandnews.com/society/%E7%AB%8B%E5%8F%94%E8%B5%B0%E4%BA%86/ 前天,從互聯網得悉我的大學老師離逝,往昔上課時的片段湧上心頭。雖然我和老師不算熟稔,但見證曾出現在我生命裏的人離去,心裏總帶些傷感...

關於別人的死亡

羽鹿

最近收到一些熟人的親人過世的消息,我向來是不知道該如何反應的。不管是泛泛之交還是摯友的家人去世,我總是不留言不私信,要是有公開貼文就最多按個傷心,因為覺得說什麼都不對。一來不認識死者,二來不了解死者和我朋友之間的關係,三來實在有太多安慰的話我覺得一點意義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