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手记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0 人追蹤
1 篇作品

作为反抗的混沌失效之后

undoer

我是个记者,不过已经两个多月没写稿了。写不出来,也不想写。深感无力。不过最近发现,我开始慢慢接受这种无力,无耻地原谅了自己。使用“无耻”这个词,说明原谅远不够彻底。不过没关系,我也开始学习带着负罪感生活。痛苦总比快乐持久得多,除了忍耐别无他法。忍耐久了会变得麻木,麻木是很无聊的。所以我总得给破碎的自己重建秩序。我可能是个过于温和的人,就连反抗也是温和的——我的反抗就是沉默和无序。从小经历过于...

返回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