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9 人追蹤
38 篇作品

前互联网时代的外国童年怪片

PoppelYang

那些可能不适合儿童观看的种种蒙太奇也就深深印在了观者幼小的大脑沟壑当中,如同发酵的雨夜噩梦,为几十年后在生活中发生的疯癫瞬间的诞生埋下了种子。

0.7 小時

【转载】無聲的製度變化:我們正在復制中國資本主義——幾乎沒有人注意到它

汉堡王市长

西方正在經歷一場無聲的製度變革——遠離市場,走向國家。這背後有一個令人不安的事實:中國是我們這個時代的領跑者——我們正在以一種新的國家資本主義形式緊隨其後。

0.5 小時

与马克宏商榷反锡安主义与反犹太主义

闫秋辉(Ella Yan)

文 / Shlomo Sand(台拉维夫大学历史学荣誉教授,着有《虚构的犹太民族》、《我为何放弃做犹太人》等书) 译 / 岑建兴(苦劳网特约翻译) 【编按】2月,法国总统马克宏宣布将反锡安主义入刑,宣称反锡安主义就是反犹太主义。时值法国各城犹太公墓遭恶意破坏、数万人上街抗议反犹太...

围炉寰宇 | 放弃欧元,脱离资本主义:我在法国新“巴黎公社”的一天

围炉weiluflame

法国在没落,世界也是

4.7 小時

【译文】用黑胶唱片、美酒和房车缓解新冠的痛苦(下)

小小Mo

感官刺激 根特大学临床心理学教授 Mattias Desmet 从自己身上反思这种情况:“最近几个月人们不再买新衣服或珠宝。我也没有,我很清楚为什么:社交环境不再需要人们顾及自己的形象。” 我们在生活中寻找满足感,他说:“作为一个人,你可以通过在其他人面前塑造自己的形象来获得满足,比如通过比较衣服、食物和旅游方式。

【译文】用黑胶唱片、美酒和房车缓解新冠的痛苦(上)

小小Mo

原题:Vinyl, glaasje en zwerfwagen helpen coronaleed dragen 来源:De Standaard 作者:Peter Vantyghem 插图:Jip van den Toorn 日期:2021.02.20 疫情肆虐之前,餐厅开门,我们一起去听音乐会,到处旅行。

一场逃离:2018-02-24

也锦

从狭小的书店、逼仄的过道、滔滔不绝的吹捧和一手端着红酒、一手不停抓起桌上的花生米的女人之间逃脱,我们来到那个以女诗人命名的观景台。白日售卖咖啡啤酒的凉亭窗门紧闭,桌椅全都被叠起来。两个中国女孩在拍照,摆着造型的那个有些无所适从,一个身材颀长的黑人坐在石阑干的一端,无所事事。

【译文】为什么我们痴迷于美国?(3·完)

小小Mo

原题:Vanwaar toch die obsessie met Amerika?来源:De Standaard 作者:Steven De Foer 时间:2021.01.23 每日惊吓 无论如何,我们着迷的最主要原因是我们认为美国政治是纯粹的娱乐活动——时而有趣,时而戏剧性。

【译文】为什么我们痴迷于美国?(2)

小小Mo

原题:Vanwaar toch die obsessie met Amerika?来源:De Standaard 作者:Steven De Foer 时间:2021.01.23 奇怪的人 1960年代结束了这种天真。越南战争让人们看到这个模范国家的不同面孔。

【译文】为什么我们痴迷于美国?(1)

小小Mo

原题:Vanwaar toch die obsessie met Amerika?来源:De Standaard 作者:Steven De Foer 时间:2021.01.23 我们痴迷地、有些自作多情地看着拜登总统的就职典礼。欧洲人似乎比美国人更热衷于美国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