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攝影師
顯影PhotogStory
主理
3 人追蹤
53 篇作品

【展覽分享】唐潔宜 卯時曙光下的香港地標

顯影PhotogStory

卯時,即早上五時至七時,是黑夜離去、黎明來到的時刻,當人們睡夢正酣時,香港攝影師唐潔宜卻選擇起早摸黑,帶著雙鏡反光相機前往香港不同的地標或紀念碑,嘗試以抽離、平靜的角度記錄當下的感受。

私心攝影創作雜誌

第十期—來自外星的T

陳海雅

私心攝影雜誌來到第十期了。

【展覽分享】香港新浪潮電影導演翁維銓 「天、 地、人」55年攝影作品展

顯影PhotogStory

現年72歲的香港新浪潮電影導演及攝影師翁維銓,現正於香港大會堂舉辦「天、地、人」攝影作品展,展出過去55年拍攝的約三百幅相片。

香港的「敵意設計」——錐形石陣、大石塊 荒謬的天橋底空間

顯影PhotogStory

香港天橋密集,行人天橋有943條,行車天橋及橋樑則有1,369條,人們走在天橋上,甚少想像天橋下的風光。在地少人多、貧富懸殊的香港,連天橋底被人忽視的空間,原來也是許多人的珍貴資源,漸漸成為露宿者的安身之所。

2
私心攝影創作雜誌

第九期---摺衣服的爸爸

陳海雅

初次用黑白模式拍的數碼相片,希望修到菲林的效果,但還有點落差。

遊行之都的鐵馬圍城 分隔強權與雞蛋

顯影PhotogStory

鐵馬,又稱人流管制障礙物,它的出現固然是為管理人潮,在擠迫的情況下疏導人群。在香港,鐵馬既是規範遊行人士路線的工具,某程度上也分開了示威者與警察。「鐵馬雖然是一個工具,但它背後有很強烈的象徵意義,鐵馬兩邊是很不同的人,鐵馬一邊是制度與強權,另一邊是民眾與雞蛋。」

朱德華——從攝影棚走向戶外 用「遊行」探索香港社會議題

顯影PhotogStory

在2019年反修例運動持續多月的示威之前,香港早已有「遊行之都」的稱號,回歸二十多年來,香港人對於示威遊行,一點也不陌生。2003年七一遊行,五十萬人走上街頭反對廿三條立法,攝影師朱德華(Almond Chu)當年也參與其中,啟發他在翌年創作《Parade》系列作品。

2

【2019反修例運動之十】從「年度照片」到香港的隱喻 新聞照片融入個人情緒

顯影PhotogStory

攝影集在反修例運動一周年之際推出,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廿三條」。「幾個月前,社會已開始再度談論這條例,若然現在不出的話,我害怕之後沒有機會出。」結果,廿三條尚未來臨,港區國安法也雷厲風行,一石激起千重浪,霎時間人心惶惶,他最初的擔心不無道理。原來,經過這一年,無以名狀的,還有很多。

【2019反修例運動之九】拓印街頭地貌 凝視示威者眼神 

顯影PhotogStory

「當一個人不夠膽講他們認為正確的事情,這是很可悲的。這些作品的出現有很重要的訊息,讓當權者明白,我們有發聲的自由;也讓大家知道,我們仍可以發聲。」

【2019反修例運動之八】拼接超現實影像 「香港猶如迷失的薛西弗斯之城」

顯影PhotogStory

過去兩年,香港經歷翻天覆地的變化,表面上尋常無奇,其實詭異處處,正如九十後攝影藝術家吳啟峰影像裏的城市景觀,他以作品「薛西弗斯之城」隱喻我城,「這是一個迷失在日夜之間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