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內性侵
FUCKYOU
主理
3 人追蹤
4 篇作品

遍體麟傷的活|引爆之後,當家內性暴力成為關係核彈

暖暖

「我覺得對方在聽這個,好像某種程度上也在經歷這件事情,我就覺得他聽了可能會很不舒服」、「更詳細的部分你要聽嗎」,在訪談的兩小時中,O反覆這樣問我,確認我的感受,生怕一不小心傷害了我。這樣的體貼讓我感受到他是細膩的人,但O說:「我失去感受很久了」。

3

我說很痛,哥哥說很舒服|身心障礙者 的家內性侵風暴

暖暖

「對不…….起,拜託不要罵我。」接起電話,這是我在訪談現場聽到的第一句話,也是我對O第一次產生強烈的印象。當時她錯過上車的時間,急急地打來道歉,語氣像是世界末日。我聽到話裡濃厚的哀求,不知該作何反應。直到真的面對面坐下來訪談,我好像才可以理解O面對世界的姿態。

7

這個社會為年輕人的成長、為新生代的到來準備了什麼禮物?|2021.12.06

予晞-日記簿

當社會安全網沒有落實,家內性侵得不到任何幫助,那些遊走在懸崖邊緣的孩子該向誰求救?或是大聲求救之後,有用嗎?

有關台北曲藝社黃逸豪家內性侵害脫口秀發表

FUCKYOU

這幾天台北曲藝社的黃逸豪(台灣脫口秀演員)在網路上發表了一些家內性侵害的地獄梗玩笑話,在網路上炸開,讓他的粉絲專頁被人圍剿,他也公開說歡迎私訊他,收到私訊後他懷抱著沈重的心情道歉。其實這不是黃逸豪第一次開類似的玩笑話,想了想後,我就決定寫信給台北曲藝社,下文是我的信件直接公開,去...

返回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