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吴羽

文学的出世与入世

向后看自己曾经写过的文字是残忍的。「此外,在我自己,还有一点小意义,就是这总算是生活的一部分的痕迹。所以虽然明知道过去已经过去,神魂是无法追蹑的,但总不能那么决绝,还想将糟粕收敛起来,造成一座小小的新坟,一面是埋藏,一面也是留恋。至于不远的踏成平地,那是不想管,也无从管了。

王杠杠

出门打断腿,还嘴打掉牙

出门打断腿,还嘴打掉牙朱保华局长怒斥护士 封城第28天,又冒出来一个视频:武汉某医院的夜间,一个中年男子出于对护士和保洁各自责任的完全无知(按我的粗浅理解:护士负责救人,保洁负责打扫),大声呵斥护士,为何不去给某所谓的“老同志”打扫卫生间。

Winoter

再读鲁迅《吶喊》自序

再读鲁迅《吶喊》自序所謂回憶者,雖說可以使人歡欣,有時也不免使人寂寞,使精神的絲縷還牽著己逝的寂寞的時光,又有什么意味呢,而我偏苦于不能全忘卻过往之人、事,往往不怕记不住,而怕忘不了。有誰從小康人家而墜入困頓的么,我以為在這途路中,大概可以看見世人的真面目......有同学问许子东老师,是否可以走文学这条路。

DanielTong

生活倒影(下) - 待得清夷

大陈子把家里的鸡散养了。他说让它们多跑跑,长出的肉也会更好吃些。清明时,他也好捉几只更鲜嫩的鸡招待我们。提起捉鸡,表哥就兴奋上了,他喜欢和这群鸡较劲。几年下来,男孩不再那样胆怯,鸡却改不了原来的样子,这让他又想起了游戏的快乐。

DanielTong

生活倒影(上) - 待得清夷

外婆的父母睡在一座小山丘上。我们会在清明时去看望他们。几家人,几辆车,前前后后走上几十里路,先到一个叫陶吴镇的地方,停下来买些纸钱,再继续开。小山丘坐落在一个村子里,离陶吴镇几公里远。

唐酉芃

《荷马史诗》中几个感人至深的段落

大一读古希腊原典,《荷马史诗》是入门,《伊利亚特》学了四周,《奥德赛》三周。许多个深寂的夜里,大家围着长长的书桌,英雄(aka神经病)们的名字飘荡在开足了暖气的教室,窗外天寒地冻,夜雪初积。很久以后,偶尔仍然会想到或者随手翻到其中一些片段,在人生不同的时刻,总又会有不同的感触。

李借之

吴哥城的陷落

这一篇文章的灵感来自于贝多芬第七交响曲。愿疫情可以早日被扼杀。——写在前面 十九世纪中页,一位法国生物学家深入中南半岛的热带雨林,发现了一座失落的城市。当他第一脚踏入城中时,便知道眼前这建筑群的伟大程度绝不输给任何一个世界奇迹。

斯诺

【練習寫作的紀律】給壹位陌生女子的信(贰)

2020年1月6日摄于北京昨日立春,今日北京就下了大雪,安静无风,纷纷扬扬,漫天而降。真似北平。早上,北京还没开始下。工作群里,倒是河北保定、河南漯河的同事,报告她们那里的风雪。“你们那里的雪什么样啊?

南传尊师Karma酱

【南传欢乐经】潮汐源泉(十六)

“邢……邢导……你怎么来了?”陈导一脸惊恐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她就是,昨天陈导要给打电话,却怎么也没打通的那个所谓“师父”,邢菲菲邢导。邢导自称自己在12岁那年顿悟了个道理,从此就没变老过——当然,别人都知道这是轻度的侏儒症,在加上她爱化妆,爱整容,因此大家都私下里管她叫“合法萝莉”。

李借之

理想小史——写于二十岁生日

一篇旧文,文章不短,结构略散,但是难得写写自己。——写在前面 二十岁时写的中国字几个星期以前,我开始写一篇小说,叫做逞能。小说是以一个叫做朱寿的人的视角展开叙述的。在开头部分,我写到:“大明正德皇帝朱厚照曾经想过要当一位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