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控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7 Followers
14 Articles

你为什么应该在意数据收集

卷土

“好人”不怕监控,“好人”没什么可以隐藏的?有一些网络公司收集到的信息无所谓,而且确实可以更加便利?数据是公司或者政府收集上去的,所以数据的所有权就应该是收集者的,而非我们每一个被收集的个体的?因为没有办法,只能将数据上交?本文将试图一一回答上述的问题,和读者讨论我们为什么要在意数据收集和数据监控。

在这个金字塔型的滥权腐败体系中,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的作用最为关键,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们才是滥权腐败的第一推动力。

pekjack

如果不存在有良知医患等人员有组织的英勇反抗,剩下的作恶交由制度惯性即可完成。而千万级人口的城市瞬间变成各种技术牢笼,社会停摆、管理失能、民生困苦等带来的一系列次生灾害接踵而至就是最好的例证。

行动行动 12 | 伊拉克艺术家脑后安装“第三只眼”

shenbolun

作品介绍美国纽约大学摄影系伊拉克裔教授瓦法·比拉尔在2010年11月展开了一个名为“第三只眼”的惊人计划 —— 他通过手术在自己的后脑勺中植入了一个拇指大小的摄像头,并计划使其在未来一年中每隔一分钟拍摄一张照片。据比拉尔称,这个“第三只眼”计划是他应卡塔尔首都刚开不久的多哈市马沙...

斯拉沃热·齐泽克:在朱利安·阿桑奇50岁生日的这天,向他致辞!

AccountlKiller

是的,正是阿桑奇的存在将这个骇人的悖论公之于众——我们体验到的自由,本身就是一种不自由!也正是因为如此,邪恶势力用尽全部的阴谋诡计,要将阿桑奇置于死地。在这件事上,甚至连那些自诩为”女权主义者“的自由派,也成为了那个阴谋的帮凶!

Back to All

中国科技威权主义走向全球

人权观察・HRW

监控已经成为中国公民的日常,并且日益侵入其他采用中国监控技术的各国公民生活当中,从厄瓜多尔到吉尔吉斯斯坦皆是如此。更值得忧虑的是,这个中国科技生态系统内建了一整套巩固中国国家机器的价值观——形成一种完美结合社会控制与效率的21世纪威权主义。

日常离奇事件-手机自言自语

JackEric

我的手机被监控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如何才能为医患合理权益提供可靠的长远保障?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有些医患将合理权利被剥夺的问题寄希望于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通过施舍来解决,却无视产生的问题是整套滥权系统所致、无视近年来自由正义的倒退与当权者意识形态管控密不可分,显然是本末倒置。既无法保障具体的权益,也无法从根源上改善专制...

[轉載]本人親身經歷:南疆,一個真實的1984世界。 (一手資料,長文章)

德州通訊社

本文轉載自品蔥,感謝蔥友ks11930 為了個人安全著想,不會紕漏太多關於自己的事情,所有敘述沒有證據,僅為回憶,內容雜亂,你信就信,不信就當我在撒謊造謠。最近新疆棉花的事情火了,結合我之前心裡憋了很多話,一般不敢在網絡上說,現在終於有個合適的時機說出來了。

[转载]一个新疆汉族人的告白:那是我永远回不去的故乡

德州通訊社

本文转载至大赦国际 采集十指指纹、双眼虹膜、DNA,这听起来像是科幻片里的情节,我从未想过会这么快发生在自己身上。我来自新疆,汉族人,尽管考上大学后离开,我每年都会回去一两次看望亲友,新疆永远是我的家乡。两三年前的冬天,当我被通知要回新疆办理“第三代身份证”采集生物信息时,我深切感到新疆是我身上不可抹去的一个印记。

一个社会的文明,始于尊重孩子隐私

C计划

近日,关于儿童隐私权的问题再度引发关注,起因是有媒体报道了父母通过摄像头监控孩子学习:短短两天内,相继有“妈妈通过摄像头监视女儿是否按时看书”、“儿子报警称被父亲用摄像头监控”等话题冲上微博热搜。/ 图源网络 /在“儿子报警”事件中,孩子称父亲这样侵犯了他的隐私,父亲反问:“你有什么隐私?

[翻译] 禁用面部识别技术能够对抗现代监视吗?

Kevin

翻译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j1m0HXAcl_g55pu-4fbmNw 原文链接:https://www.schneier.com/essays/archives/2020/01/were_banning_facial_.html 感谢 70...

如何避免腾讯监控你的聊天记录?

zooman

微信的“黑科技”越来越让人恐惧。一位朋友在群里聊了几句离婚的话题,不一会就在刷到“百合网”的广告;另一位朋友,在微信上聊了一下电器,结果朋友圈马上就有相关的产品推荐;也是细思极恐了。尽管微信信誓旦旦说自己“没监控聊天记录”,至于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的,就当笑话听听就好。

纽约时报通过手机数据追踪特朗普行踪,电话监视比你想象要容易得多

zooman

如果你用手机,你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几十家公司记录和跟踪。没有人能逃脱这种数字监控,美国总统也不能。不久前,《纽约时报》刊发了一篇很炫酷的数据新闻。记者获得一个三年前的移动电话数据集,其中包含了1200多万美国人的500亿次手机定位ping信号。

我的被害妄想症

浅紫

昨天把注册ins的163邮箱换成了gmail,顺便换了ID和头像,换的过程中尽量避免和Twitter重复,在风格上也尽量不雷同。刚刚上来Matters,又做了一遍同样的事。前几天想发一张关于HK的图给朋友看,意识到只能通过微信和QQ发送后,只好放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