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權政治

黎恩灝

[法治的政治之二十九] 立法會選舉公正,由關注選管會做起

九月的立法會選舉,坊間關注民主派能否承繼反修例運動和區議會選舉大勝的氣勢,在立法會取得過半數議席。不過,同樣值得關注的,是政權到底會否容許選舉公平、公正、自由地進行,抑或會軟硬兼施干預選舉,甚至強行以臨時立法會代之。值得思考的是,選舉管理委員會(選管會)能否抵住政權干預選舉?

3
大和限時麺

誰說威權受害者不能推動轉型正義?

誰說威權受害者不能推動轉型正義?說到轉型正義,不得不提到德國。「史塔西(Stasi)」是前東德國家安全部通稱,主要在協助打擊社會上的反對勢力,維穩政權。相當於台灣當年的警總和調查局單位。

19
黎恩灝

[法治的政治之二十七] 基本法以外的威權法治工程

《路透社》上周訪問三名香港資深法官,他們指出認為香港的司法獨立正受到北京攻擊,是自1997年回歸以來對法治最大威脅。法官上一次破格受訪,已是去年五月末「逃犯條例」爭議最熱烈之時。當時有受訪法官指內地的法律體制未能做到公平審訊, 修例成為香港普通法制度面臨的「最嚴峻挑戰」。

5
清議

疫症中反思國家治理:關鍵不是民主與威權,而是國家能力

3158 個字 |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在危機時期國家對社會進行總動員,並非威權政體獨有的特徵,而是戰時政府的特點。動員能力其實與政治體制無關,而是視乎國家能力。正當各國政府忙於尋找策略應對疫情,它們應謹記不要片面地套用中國經驗或匆忙地實施中國式封鎖。

黎恩灝

[法治的政治二十四]威權警政是香港的政治病毒

緣起武漢的肺炎大流行蔓延全球,各國政府忙於防疫,香港也無法置身事外。醫護界呼籲全民待家,甚至有學者提倡政府要以戒嚴級別的應對策略來抗疫。在此時此刻,繼續批判香港警隊,是否過時?是否「離地」?筆者的答案當然是「不」。第一,批判警隊的作為,並非僅僅針對個別警員操守,而是我們幾個月來的...

黎恩灝

[法治的政治之七]修訂《逃犯條例》的政治效果

香港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一開始強調是源於一宗在台灣發生的殺人案,要為香港家屬尋求司法公義。但發展而今,爭議已遠超一宗牽涉台港兩地的刑事案:政府修訂提出擴大移交逃犯至司法服務政治的中國內地,既無關該殺人案,更招來香港民間、商界和國際社會強烈反彈,憂慮此路一開,特區政府再難把關,保障香港人的自由和公平審訊的權利。

黎恩灝

[法治的政治之六]令人憂慮的憲政新秩序

香港特首2019年初在一個頒獎禮演講,指部分香港市民「不能完全理解憲制新秩序」,故對她有負面看法,但她為維護一國兩制及香港長治久安,「恐怕難有妥協空間」。特首已不是第一次提出「憲制新秩序」。在2018年初,當她回應大律師公會批評「一地兩檢」違法時,她已暗批「有些人到今天仍不肯接受香港的新憲制秩序」。

黎恩灝

[法治的政治之三]威權式法治的另一案例

2017年8月中,13位參與反新界東北發展且被判刑的示威者,因為律政司上訴覆核刑期,十三人終被改判入獄。在聲援「新界東北案」被告加監判囚的晚會上,群情洶湧之餘,有台上發言者指出,即使因為一單案件而對法庭失去信心,港人仍要相信香港的法治,因為這條防線不能失守。

黎恩灝

[法治的政治之二]如何面對不流血的政治謀殺?

2016年末,彭定康來港高調反對港獨。後來到張德江接見「幫港出聲」,其後宣布泛民主派可申領回鄉證,到早前政府入稟高院,以宣誓問題為由,要求撤銷4名自決及激進民主派的議員資格,中共、港府和民主派的政治鬥爭可謂意料之外、情理之內。所謂「意料之外」,就是大家以為政權欲釋出與主流泛民大和...

黎恩灝

[法治的政治之一] 有法管無法治 不認命要抗命

(作者按:本系列內文來自過去四年在香港《明報》觀點版有關法律與政治的評論。筆者嘗試疏理一己之見,從政治分析的角度解讀香港「法律」、「法治」、「法庭」和「執法」四方面。) 學者戴耀廷以「有法可依、有法必依、以法限權、以法達義」16字解釋何謂「法治」,言簡意賅,從中亦連結到法治、人權和規限政府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