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書寫
iago
主理
21 人追蹤
39 篇作品

給B的第二封回信| 男性需要自己的女性主義

iago

B: -3- 先大大地麽麽噠一下。MUA!(以及麽麽X) 也是很奇妙的,我看到你説覺得放鬆,就忍不住的也笑起來。也是放鬆的笑。多麽奇妙。合著現在晴又雨還有微風的雨季,多麽的美妙。以至於我,立刻馬上放下手裏在寫的東西,要給你回信了。這快馬加鞭,是因爲這舒適的好風不等人。

給B的回信 | 幽靈女人,永遠的存在危機

iago

B: 或許你以爲你是特殊的,但事實上,世界上至少有一半的人口,在成年后,都難以做到自我肯定,以及總需要他人的肯定。而這一半人的這種體驗,從不被當作一種常識、普世的知識流通,而被她們當作一種繼續自我否定的緣由。而所有的人類,都需要來自他人的肯定,人若沒有他人,則不知道自己是誰。

家务焦虑,终于,我第一次看见谁抓住了我。

iago

家务焦虑是2019年10月写的,当时做了一个关于家务、身体空间的工作坊。另一篇则是2020年1月中旬写的。自从和Z住一起之后,家务的问题就一直常绕我心里。它不是它本身,而是常伴随着别的东西一起出现。有时候是对美好生活的期盼,有时候是在面对自己的恐惧。

1

New Gods(下)| 重建话语权——女性不是黑暗大陆,是小宇宙!

iago

New Gods 这三篇,跟位置都有关系。我的性别的位置(也是与母亲的关系)、我的父亲的位置和大部分女性的位置。第一篇是关于我从小到大的性别认同斗争,最后怎样离开“男”“女”这样的二元关系。说真的如果没有泽做我的伴侣,我怕是没有幸运可以走出这样的斗争,虽然没有直说,但一个糟糕的亲...

“没有你,我又是谁?”|书信·友谊

iago

当我四年前,第一次读到阿伦特说:“人不能回答人是什么,只有当她人在场时,人才能回答‘我是谁’。”这句话一直放在我心里很久,开始不断地学习理解“主体间性”,但我从没有看到过哪个人讲述这人应互相看见的文字,能让我感到如此震撼,这就写在我的朋友给我的回信里:“没有你,我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