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人追蹤
16 篇作品
MichelleLU

就這樣,我們分手

或許,我們本來就是,注定要分手;哪怕,在那封關之前,我們雖然同處於那同一土地的兩端,緊急命令一下之後,我們海龜了回到這還是同一片土地,依舊兩端,你在台北,我在要被罷免的那個。我們本來就是性格很不同的人,你自私,我博愛。

蔡煥麟

隨筆:技術文章的寫作顧慮

早些年,當我有個點子,開始想要寫技術文章的時候,常有一些顧慮,致使我打消寫作的念頭。後來,我把這些想法整理出來,寫成文字,那層憂慮和壓力似乎就削減了些。也許這篇文章談到的問題不只限於技術寫作,而是所有嘗試寫作的人都可能碰到的問題。

阿坤

异乡人

我手中的车票 不是期盼 我来到的城市 不是家乡 我是异乡人,兀自茫然 不知所措 在这座城市 忘记了自己还有牵挂的老母 忘记了自己还有思念的儿女 忘记了自己还有我爱的他/她 忘记了这一切的我要回家了 我手中的车票 不是乡愁 我回去的城市 不是家乡 我是异乡人,兀自茫然 不知所措

IshqIshqIshq

報廢情境

And I write as if I were dreaming. Or dream as if I were writing. I finally discover that no other manner of saying it would matter.

5
張若水

離婚——她用了半輩子

(一) 吳大夫是我們村第壹個離婚的女人。大家都說,在大城市闖蕩過十五年的女人就是不壹樣。畢竟,在我們村裏,如果哪個女人的丈夫提出了離婚,她們是死也不會離的,人活壹張臉,離婚——那可是丟臉丟大了。可吳大夫卻要跟王誠信離婚,還特意選在她50歲生日那天。

1
IshqIshqIshq

The night will wait

Between this sky and the face turned towards it there is nothing on which to hang a mythology, a literature, an ethic, or a religion – only ...

20
李梓新

三明治:为什么还有中国年轻人在写作?

三明治 2011 年 3 月成立,到现在已经快八年了。我们从一个记录三十岁上下人群生活状态的故事平台,逐渐转变成中国大陆第一个创意写作孵化平台。最早,“中国三明治”是指这么一批人:三十岁上下,感受到来自事业、发展...

JH

在線問答|李梓新:中國三明治 ──「世代」為何渴望書寫?(feat. 張潔平)

日期:2018 年 9 月 30 日(週日) 時間:10:00 PM(GMT+8 東八區) 透過切分時間來探究社會的樣貌、個人與群體的關係,「世代」,是一個普世的文化度量詞。世代的時間感不是固定的,它是人有意的建構,永遠...

大力

每次地铁都是一场话剧

我非常讨厌人多的场所,具体的指标是当人均距离被强制地降低到半米一下,我就会异常烦躁。广州的地铁当然属于其中,但为了上下班无法避免。为了缓解痛苦,我想象地铁是一个实验性极强的沉浸式戏剧空间,每个人都是编剧、演员和观众。久而久之,坐地铁竟成为我通勤的一大乐趣。

張馥蘭

麻風病口述史&非虛構寫作實踐

最近正在嘗試把三年多來做麻風病治愈者訪談的素材通過非虛構寫作的方式寫出來,剛完成了一篇關於麻風病治愈者收養女棄嬰的故事。但因爲是第一次嘗試,還是很沒底氣和信心。還需要很多很多的學習和努力。從2014年底現在差不多已經做了三年多的麻風病治愈者口述史項目,和項目團隊成員一起訪談了差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