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創作|【行者】
輝廷曼
主理
1 人追蹤
32 篇作品
輝廷曼

【行者】3:03 落留

她醒在一個脆弱的軀體內。無法感覺到身體的存在,腦袋與身體失卻聯繫,沒法動,使不上力。她無法肯定這副軀體內的通道是堵了,還是斷了,才會導致這樣的狀況;只知道這是極壞的狀況。困於不受控的身體內,比一切都惡劣,不消多久便會引發靈力自焚,能讓她完全消失。

輝廷曼

【行者】3:02 比爾

有時候,太用力去看,盲點更多。霜之梵在朽王府行走已有數天,與各人碰面的時候不少;除卻專注於為勒飛調理身體外,她也不吝與亭凜和雲傾解釋一些與靈力相關的事宜。在各人的心裡,她就是神醫,對奧族似乎也有很深入的了解;倒沒有人想起...

25
輝廷曼

【行者】3:01 紅顏

清晨,朽王府以北兩公里外的一個小山丘上有六個人。五個站著,一個跪著。跪著的男人一頭銀髮,魁梧的身體壯健,即使雙手被鐵鏈綁在背後,腳上扣了重鐡腳銬,掙扎起來還是讓拑制著他的那三個壯年護衛不得不使盡全身力氣,才勉強將其壓跪在地。

30
輝廷曼

【行者】2:14 殺神

夜深,魁北如常進入休眠狀態。沒人;沒事。最繁華的那條街道,第九,在這刻和其他街道無異。忽地,街道兩旁沿著行人走道那石𡒊燃起了火,火勢猛烈,掩蓋了街燈,貫穿這區域的第九如一道血痕把魁北割開兩邊。

輝廷曼

【行者】2:13 狂熱

刀捅下去,一點阻力也沒有;往旁邊拉,也像是劈開了空氣一樣毫無觸感。刀的鋒利可怕得讓人忘記,記憶消逝得又是如此可怕。若非男人那臉上的痛苦表情,眼睛失焦的過程,她或者不會記得自己殺了人。

輝廷曼

【行者】2:12 沾血

輝廷曼醒在自己的床上,頭有點痛,肌肉有點酸。記憶模糊,但並沒消失。藥嗑了下去,她昏了。匆忙梳洗,便往日落行旅衝,直接闖進古瀾的專用升降機,在保安阻止前把機門關上。按鍵沒有反應,升降機自行往上爬升,在八十樓停住,門卻沒有打開。

輝廷曼

【行者】2:11 冰棘之森

不過半天腳程外,雖因積雪原因無法驅車前往,從梵宮到冰棘之森的路途並不艱辛,策馬便能輕鬆而至。只是,比爾慘死後,王府巡衛變得謹慎非常,執行巡邏任務時必然全副武裝,苦了馬兒。亦因著如此,王府上下都反對尊貴的王爺與陌生的江湖郎...

輝廷曼

【行者】2:10 陌

對這世界,與其說是厭倦,不如說是留戀不來。還有可以做、應該做的,但又不至於是必須要做的;下一刻若是終結,這些都說不上是遺憾。自然也沒有執念。只是,說要放手,也並不容易。幸好,也算不上多少日子。

輝廷曼

【行者】2:09 行者

喬青一的死很簡單,死狀卻不。法醫報告顯示,他的腦後被重而鈍的硬物撞擊,從各數據顯示這一擊足以令其昏厥,但並沒致命。取其命的是大劑量嗎啡,直接令其呼吸心跳停頓。他的屍首則是不堪入目。

輝廷曼

【行者】2:08 第九

魁北,第九街俱樂部。五十八個月前的一個冬夜,一群少年在俱樂部內進行迷幻派對,慶祝被學校勒令停學,提早擁抱他們夢寐以求的自由。俱樂部內各人恣意吃喝玩樂,縱情聲色,迷幻藥品的影響下毫無畏懼,身體扭動得像是下一秒便會斷開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