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文字的诗
松子
主理
22 人追蹤
24 篇作品

作为文字的诗|父亲与七月的节

松子

鼓掌累了,就看看外面

No.1006

端木十郎

有没有朋友给我说说墨西哥亡灵节好不好玩,有点想去嘞!

No .0613

端木十郎

我总没有一个合适的心态对待自己写的东西。感觉作品是我在某一时空中分裂出来的“另一个我”,他对我说:好好看看你自己。

作为文字的诗|在这个最大且唯一的村庄(外一首)

松子

地面上的墙长到了空中,长到了海洋;墙上的缝隙能通过村里最庞大最狠毒的猛兽,却透不出一声柔软无力的叹息

1
返回全部

用诗歌应景祷告|作为文字的“女诗“

松子

作为一个诗人去写诗,还是作为一个女诗人去写诗?这是我最近在考虑的问题。也许是大陆墙内这些年其他社会运动都偃旗息鼓,唯有女权运动异军突起,且团结了极多年轻女性的缘故,曾经自诩“女权马左”的我,在围观着她们的同时,也忍不住在自己写诗的过程中,更多地去探讨性别的视角。

4

作为文字的诗|我做的一切/我们做朋友吧

松子

“他说,让我们去上游看看吧”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一位曾经的病友发这张图,深有感触,一定程度上启发了我下面的一首诗。病友是从另一位叫老李的朋友那儿转发的。这位人称老李的朋友,也受躁郁症所困,在去年年底选择了彻底离开我们的世界。这张图是他最后一条朋友圈。

2

跨年夜

聿泠三

时间的刻度只是人类发明的无聊仪式感 但此刻我们存在 并决定用烟花丈量生命的长度

聿泠三

你走在琴键上 你的脚步声呀,撩动了夜空的幕布 飘呀飘呀 我们浮在低垂的天空下 星河是听众 你只是走着 我如梦一般的低语你的名字

作为文字的诗|Slut Bitch Virgin and Mother(fucker)+外一首

松子

作为女性的写作 The S Word这种鸡一直存在着 我在枕头上,找到它的羽毛 有时很甜,有时带着人血 我问自己何时受伤过 天突然亮了,火车已到站 鸡比我先跳下巨大的台阶 检票口的年轻人,等待飞来的蒲公英 他血红的嘴唇,今晚用力地抿 The B Word低下身体,往前看 哪里都是...

1

這一天我甚麼都沒有做

張落遠

這一天我甚麼都沒有做 電視機在發芽 評論誰的那個她 樓下鄰居把星星也吵醒了 太陽爬進床揉揉眼睛 領袖在征服世界 我用手機探路 Internet 我的奶酪呢?這一天我甚麼都沒有做 起重機經過的路上 早餐店不開門 沙丁魚罐頭滿街趴著 累了 病毒似的人群擴散逃逸摩天大樓 鳥兒們都過...

結緣

張落遠

淚汪汪的水面 凝結水葫蘆的影 漂泊尤如鼓面擊起 塵埃中小小的不安 他倆像個孩子 森林中的河岸 濛濛雨霧遮蔽了凶險 彼此的觸摸震盪甦醒後曝露的鱗片 群山亮閃閃地在遠處瞭望 松杉散發著青草的香氣 四季的水消逝嘈雜的人聲 大地似乎不再居住 微寒如蟲鳴一般靜默 他們堆起霜雪潔白如鹽 ...

1

斫木

張落遠

陳年講述著雨夜發生的事 秋暝以後山谷的風有點涼 今年 他開始樵木 沒有想過怎麼握斧 就象沒有想過婚姻 自從莊稼流亡 蓋上水泥墻 山就是歸宿 丁當不斷的夜凶猛 罩著駭人閃光 傷口在嘲弄在流浪在控訴 每次砍伐的都是他自己 鎮子裡琳瑯堆砌石頭曬過風吻過的粮食 臉上刻著的斧痕滿是瘡...

作为文字的诗|十月午后/十一月的雨

松子

很久没有发文了。绝没放弃写作的意思,但如今的我真的很难坚持使用某个平台...... 以下分享的是一组正好写于两年前的十月、十一月的诗,一定程度上受到罗万象(颜峻)诗的启发,也运用“洗衣机”这个意象去致敬了他。说来那也是一段让我珍视的经历。那时可能是人生第一次,也是至今唯一一次,因...

1

呼呼傷口

辰晞

外面的月光照印在不完美身軀,月光柔柔的,隱約看見自己身上的傷口,上面寫著的符號只有我看得懂。手指輕撫疤痕怕它還是會痛。傷口未癒合的期間,常對自己說:痛痛飛走了。然後朝傷口吹一口氣,把疼痛吹離。傷口癒合後,這習慣還存在。一個畫面、一絲味道、一句話,一個不小心的連結心依然會揪一下。

作为文字的诗|27岁,有时以为是28

松子

1 半夜,一个女孩 不停地敲门 我想,可能是我 急着想进来 2 我想到妈妈,她 也曾27岁 我想到很多词 但没有“温柔” 然后我想到,她也只是 一个女人 3 在温柔之前,我先学会 理解凶恶 理解为什么现在生气 就会衰老 而十四岁时不会 十四岁,我玩游戏被发现 必须跪...

1

中年诗人

xyzzyxyzzy

中年诗人病了 连日高烧毁了他的记忆 米兰达 亲爱的 他说 我们还能挽回刚才的落日吗 一个昨天的 三年前的 甚至诗人童年某个黄昏的 巨大谜团 所揭示的痛觉与词汇连结 他发现了生之不可能 与 不可能之永恒 在九岁 还是四十七岁 决定做一只理想主义狗 有什么区别 他说 都没有希望 也...

1

【顺口溜】Dead Ants‘ Winter

松子

下午出门购物后,兴起去海边,准备看日落。Grange Beach Adelaide云比较重,日落不太理想,不过发现沙滩上有人堆了沙堡。感觉是用了模具,有细节另个角度,是不是蛮壮观俯瞰揭露真实尺寸,其实很迷你回家瞎诹了一段英语,与其说是诗,更像某种顺口溜,写在了黑板贴纸上。

伟大的

松子

不害怕了。这吃人的狼孩 不养也罢, 何况腐坏着 你眼见他滴落的泪珠 孵化批量的蛆虫。我们看得到黑暗的时空 黑暗也阅读我们; 鱼群永远大睁双目 不安地追随水流 但彻夜不眠的是我们; 十年又十年 腐坏越发大张旗鼓, 你别加入广大沉醉者 我也不。

【Matters新人打卡】辩证地看待事物并信奉绝对的真理

松子

标题来自我二月写的一首诗,之前曾作为我的matters第一篇发布过。昨天整理时,很自然地进行了修改。今天打开matters,突然想,不如借此契机,重新发布这首,顺便补上遗失的新人打卡吧。我大概在一年前知道matters这个平台,也许是我来自大陆的缘故,这里让我感到是华语平台难得的友善之地。

1

【诗/翻译】蓝丁胶/Blu Tack

松子

截图来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ndsgPFvyUQ蓝丁胶 这样的爱是温柔的: 好像一块紫色手帕,轻轻 撇去镜面的尘埃,没有什么 可怜的小动物,会因此误伤, 没有人急着走,门虚掩着, 等不到吹开的那阵风, 没有哪幅画,值得破损一堵墙, 没有什么记忆,值得回忆。

【诗】渡口

松子

在matters上得到的所有奖励,最近又几乎被我全数支持了出去,这提醒我该发新文了。于是想到这首《渡口》,写于两年前的七月,我想仍未过时。席慕容的渡口,蔡琴的渡口,也是我的渡口。分割世界的渡口渡口 让你懂得的夜晚并不多,就像快乐 不总是乌龟在慢道超车,谁知道 兔子的美梦有多美,...

1

葡萄园与养猪场

松子

两首诗,觉得适合在现在发。一定程度上,这是我心里的香港与大陆,他们、我们、所有人。十月的革命 这个季节,葡萄 掉落在曾经的葡萄上。幸运的先驱们,早已长出 发达的根系,木质的表皮。葡萄有口号, 葡萄藤有土地, 而冬天(众所周知) 擅长把一切封禁。

疯人继续在蔚蓝的莫比乌斯海浪中航行

松子

我得天独厚,什么也不知道 我种清闲的玫瑰,吃迷你狐狸 体内逆练鲲鹏大小的异物 双脚缠满抵抗的茧 我踩踏太多,可我还是走不出去 我从环线一端滚到另一端 全身沾满骗子的口水 “我会带你回家”,他告诉豪猪般的我 他是广播大厦,决不认识艺术家 他的口号里人头攒动 数字抢购数字,国家拥...

【作为文字的诗】我...

松子

我... 我抓住了机会 把它想明白 无论...标本的...意义... 抑或......的一生 都演绎不充分的 美 而这不充分 将成全“我”的...复数 表达...像弓箭...找到靶盘... 我们的恐惧 把我们......钉在一起 那些重复的、错误的练习 将证明......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