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女
江婉琦
主理
1 人追蹤
2 篇作品

閾限之間,關於仙女選拔這件事

江婉琦

前一篇仙女文章講到了特納(Victor Tuner)的儀式閾限,這禮拜的《民族學》課堂,老師剛好對閾限這個名詞做了一些補充。在寫完仙女文章之後,我總是覺得有一些感覺還沒有在文字裡表述完整,包含儀式時候的氣氛、人我之間的關係,還有寫文章時自己的感覺。

我在2019年的第一天選上了仙女

江婉琦

前一晚輾轉難眠,今晨天還未光,第一聲六點鐘的鬧鈴未響,精神已經抽離於夢境,我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的感覺。第一次元旦這麼早起床,空氣是舒服的味道,沙崙空曠的馬路和火車站仍有昨晚跨年的遺留氣息。我坐上7:15分的區間火車,要去鹿耳門天后宮參加仙女選拔,窗外水田與透天厝裡的人們安靜沈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