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羅馬
花笑儂
主理
4 人追蹤
14 篇作品

逝物之書:我們都是消逝國度的局外人

舒嫚

【南庫克群島】圖阿拿基島 世界只為熟識之物哀傷,不知隨著小島消逸而損失了什麼, 縱使連結小島與世界的,不是貿易與戰爭的結實船纜, 而是細密精妙的夢之網, 但這俗世球體仍讓此消逝的空白之地成為她的臍帶。【古羅馬】裏海虎 巨獸威震八方,來自波斯森林深處,裏海邊綠蔭長青的險峻原始陸地。

與她聊歷史:我愛凱撒就不能愛羅馬?

鱷魚把拔

身為老師的我,備課是每天的例行工作。即使同樣的內容已經教授十多遍,每次備課大多都有新收穫。偶爾會有同事問我:同樣的課文你都看好幾年了,不會覺得很無聊嗎?研讀喜歡的歷史科,這件事對我來說永遠都不會無聊。我把這個想法告訴夢雪後,她笑嘻嘻地對我說: 「能從事一件自己也感興趣的工作,真好!

1

走走晚報:歌王/歌后的分類過時了?

世界走走 seh seh

「像 Adele 與 Ed Sheeran 這(等級)的歌手能正面交鋒,有何不可?」

上課筆記0019古羅馬:下一棒是誰接力?

夢雪

西羅馬帝國滅亡後,西方主體民族變成日耳曼人,接力棒再次易手(前兩棒是希臘與羅馬。政治秩序的重建,因為日耳曼人的政治成熟程度低,會變得非常漫長。不過,基督教還活著,而且因為帝國的覆滅,它反而獲得了夢寐以求的獨立和自由。東羅馬帝國皇帝查士丁尼因為波斯的牽制,喪失了控制西方最後的機會。

返回全部

上課筆記0018古羅馬:野蠻滅了文明?

夢雪

羅馬帝國確實亡於蠻族之手,但絕不是野蠻戰勝文明的光明與黑暗之爭,而是類似安祿山這樣的節度使擊潰大唐,日耳曼人本來就是羅馬軍隊的一部分,是羅馬人教會他們以兵奪權的做法。羅馬亡於蠻族之手,不是羅馬人打不贏外敵日耳曼人,而是日耳曼人早就加入到羅馬內戰當中了。

上課筆記0017古羅馬:帝國分東西

夢雪

戴克里先皇帝通過強化皇權、分割帝國、整頓經濟三招,來挽救被內戰摧殘的羅馬帝國,但總體上看,他失敗了。帝國徹底背叛了共和傳統,經濟整頓反而導致經濟衰退。更重要的是,帝國分了東西,實際上是把東邊和西邊在社會、政治、經濟、文化上的差距,用正式制度固定下來了,從此東邊和西邊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上課筆記0016古羅馬:善戰者如何駕馭武力?

夢雪

馬略的軍事改革有力地擴充了羅馬的武力,把羅馬從城邦式的公民兵制度,升級為適應大規模征服的募兵制,為羅馬用武力贏得天下打開了大門。但這同樣也是通往不歸路的大門,兵隨將轉導致「軍隊私有化」,軍隊成為將軍們爭奪帝位的武器,羅馬陷入了停不下來的自殺行動。

上課筆記0015古羅馬:羅馬和平的繁榮關鍵

夢雪

從蘇拉到屋大維的大轉變,背景是共和制度失效下,要求出現新的政治秩序。屋大維既有意識又有才能還有機會的情況下,運用他的無上權威把國家帶入新的軌道,一個適用於大而富社會狀況的軌道。這才叫真正的雄才大略。羅馬帝國的繁榮,有四個關鍵: 第一,穩定的政治統治。

上課筆記0014古羅馬:共和到帝國

夢雪

長長的文明史告訴我們:當一個國家出現了壞統治者,他仍然還是人民的代表,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會有什麼樣的統治者。反過來說也成立,有什麼樣的統治者就意味著有什麼樣的人民。蘇拉沒有得到後來凱撒那樣的殊榮,除了他過於殘酷之外,最重要的原因是他沒有完成救國的大業。

上課筆記0013古羅馬:奴隸制度

夢雪

羅馬擁有人類歷史上最發達的奴隸制,斯巴達克斯起義是對這種醜陋制度最旗幟鮮明的反叛。奴隸製造就了羅馬經濟繁榮的同時,也為它埋下了抑制技術改進的重大缺陷,一旦征服的腳步放慢,奴隸供給就隨之下降,羅馬經濟就會走向全面的凋敝。但是,進行起義的斯巴達克斯沒有毀掉羅馬,在他之後,羅馬完成了一...

上課筆記0012古羅馬:軍國主義

夢雪

羅馬征服過程中遇到的最重要的對手是迦太基,他們之間一共打了三次布匿戰爭。從羅馬征服的過程中我們得到:文明的內在動力是人的意志品質,文明的硬核其實是政治制度,文明的營養是經濟資源。歸結起來,羅馬成長的邏輯就是軍國主義,它成就了羅馬,也將毀掉羅馬。

上課筆記0011羅馬共和

夢雪

共和是羅馬的創造,其他古老文明裡面沒有實質與它相同或類似的政治制度。但它適用於小而窮,一旦國家變得大而富,它就很危險。●上課小心得:想要一種政治制度統治每個時代的每個政權是種妄想。每個時代都有屬於它的制度,而這個制度並不一定適用於其他時代。

上課筆記0010古羅馬接下了古希臘的棒子

夢雪

西方文明的前兩個階段,古希臘和古羅馬之間的關係是接力的關係,這兩大文明的起點其實相差並不遠,但成長速度相差很大,羅馬所走的武力擴張的道路,一直到希臘文明衰亡之後才開始加速前進。古羅馬和古希臘在自然稟賦、生存邏輯和民族性格上有著明顯差別,儘管如此,古羅馬和古希臘通過語言、文化、哲學...

通往帝國之路:讀《羅馬人的故事》(三)

萬里讀行

凱撒最終下定決心,以叛國的代價跨越盧比孔河,率領軍隊進入意大利本土。幾乎毫無防備的元老院被打個措手不及,元老院的領袖龐培逃回大本營希臘,羅馬共和國第一次出現蔓延全境的內戰。不過戰爭不久後便已平息-- 相比破釜沉舟的凱撒,龐培卻顯得猶豫不決,令本來實力較強的他在戰事中連連失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