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歌

末之齋

沒有一日不是孤獨的

是冬日的夜 我在大地上走 抬頭看 眼睛刺破夜空 眼淚 便嘩嘩流下來 而我也絲毫不愧疚 半夜裏 月亮漏了 光陰遺落餘生 平淡的生活照得慘白 沒什麼可看的 每一枚星星都是一破洞 而我的心 每一日也不是充實的 誰幫我說一句好話 垂直是生命應有的姿勢 我也不必哽咽 海上的島 破土而...

vinci

世界

在世界的隐居中 无远弗届

陳海雅

米飯

透明顆粒盛着團暖軟 懦懦的哭倒一汪江河 流經太陽起步處 而你說這是家徽 菊花與劍,我是十一月 阿里郎唱出失調的詞 没有異國,只有風情 可否將纏足的布扎在額上 不要用你來貼堂 山巒都要在我胯下 忘記未吃飽 四方月亮和六角星星 都能裹腹 光能照孤獨路 不懷緬化石氣味 回鍋令人嘔吐...

6
vinci

纷纷

我与黑夜邂逅 在大雪纷纷中 “我是与黑夜邂逅的人”

vinci

引诱

读毕漫游日志 未曾免我去流浪 艺术是 暮霭沉沉中 温暖明亮的引诱

3
大量甜品

疫情創作|詩:港仁之死

港仁之死 港仁未想過會拜訪屠肆 霍刀下是血漬的力竭聲嘶 廣播裡一遍遍播報 你可否理解生死 港仁知 某個喝下午茶的午後 他會在這裡 用身體感受屠刀的溫度 而非劊子手分離他的血肉 帶走我身上的,切得方方正正的那些肉,這是他們唯一能刈下的形狀 聞之,那裡裹著子宮的血腥、消毒水的嗆...

4
vinci

四重奏

枯寂的青春 精神的富翁 隐秘的生活 宁静的热诚 ——并非出自音乐家之手的晚年四重奏

木客

斷腸草

沒有月亮的夜晚 你是紫色的風凝固,在石縫間 不關心人們如何稱呼 給了你怎樣的分類與親屬 你也無意打破春寒 從未想過變成魚群的燈火,照亮水底 不曾令人肝腸寸斷 只是偶爾會有失去倚靠的名字 從你身邊飛過 你會猜想心碎的人在什麼地方

vinci

不知

悲伤无所遁形的日子 不知悲伤什么

DerStoltz

诗歌书店、皋兰路情歌和其他

(一)我在漫长的不间断的文学生涯里,偶尔也写些诗,大多不入流,只为抒发当时心志,不曾想要与人交流,所以写就多半锁起或随意丢弃,是谓抽屉文学或纸篓文学也。然而读诗是常读的,只是没想过要去看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