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0 人追蹤
119 篇作品
无法

D10:新都桥~雅江|翻越高尔寺山

新都桥海拔约3300米,是此行投宿的最高点。高原反应比较明显,紧走几步便会呼吸急促,夜晚缺氧,睡眠状况也不大好。早上起床,觉得很累,对于横亘在前面的拦路虎高尔寺山充满畏惧。想到路烂山高,更加无精打采,小黑说他也是。

溫柔

一起去看海吧。

台东的海边趁着暑假还没有结束,与一群好朋友计划了去台东三天两夜的小旅行。说真的夏天的太阳也太热情了吧!可是台东的海不是普通的美。台东的海的顏色是从浅蓝到深蓝到最后让我无法一眼望尽的顏色。

Ozgur

Ozgur眼中的西域 ( 二 )

不得已还是隐藏了上一篇故事的贴文,因为我觉得那个关于艾克然木(化名)的故事放在第二篇似乎从整体编排上讲并不是特别合适,另外就是故事中的男主认为有一些细节的表述与事实有偏差,他认为很重要,所以我想还是从新调整下儿。

23
Raymond

秃顶 —— 与两位俄罗斯人的对谈(未完待续)

最后一天在野外徒步的时候,我收到了谢尔盖的回邮:“那么难得来一次,要不要到我家坐坐?我今晚不上班。”我认识谢尔盖很久了,但并不代表我与他有过许多交集——准确地说,我和他仅仅是刚相识的时候有过“频繁”的聊天。那应该是2015年,我还在对抗着少年和青年过渡期的无聊时刻,便注册了一个国外的笔友网站。

21
Ozgur

Ozgur 眼中的西域

关于新疆,太多的想象和传闻,2017年我终于踏上去新疆的旅途,本来只是想去看一看向往已久的西域风景,却刚好赶上新疆反恐进行的如火如荼的时期,这次旅行引起我对边疆故事的极大兴趣,新疆到底怎么了,甚至在网络上成为了一个不能碰...

什么什么和什么

离台陆生记事簿:重访

下午三点半,台北中山区。学校办公室放下遮阳的百叶窗,四月份已经很热,冷气开得非常足。不远处准备降落松山机场的航班,掠过教学楼上空轰隆隆作响。离得太近,能看清楚属于华航或是立荣。尚义机场几天前,从金门走小三通来到台北,当然是为省钱省心:机票便宜大约一半还多。

无法

D4:天全到新沟,轻松|骑行川藏线

早早地醒了,躺着听远远的鸟鸣,院子里的鸡叫,还有小黑的酣声。待到天色大亮,起床出发!因为此行第一座大山“二郎山”就横亘在50公里外,三个菜鸟不敢托大,第四天的行程计划就很轻松,只有这50公里,到山脚下的新沟。

无法

Lost in 李庄,想吃白肉

昨晚,时隔七天,重启跑步。没料到在长江边的李庄古镇,还有一个运动场。傍晚逛到那里的时候,有人在打排球,一招一式颇有模有样。每次看到有人打排球,多多少少还会受到震动。虽然中国女排一直很厉害,但在我的成长经历中,看到业余的排...

无法

D1:成都到平乐,就推了车|骑行川藏线

前几天,有个做对外旅游的朋友因为疫情原因没工可开,去骑川藏线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唤醒了我尘封多年的骚动。我把当年骑行的记录、照片翻了又翻,心潮重新澎湃起来。于是心生一计:何不边怀旧边把那时零散的记录、照片整理一下,发到这里做个备份。

Kun

观海

和朋友有约,周日要去离南湾两小时车程远的海边远足,只因朋友听闻那里风景极佳。结果确实如此,甚至超过了预期。在爬了1个半小时来到海角后,我们足足在那里停留了1小时,期间或用了少数时间拍照聊天,但大部分时间里,我只是静静的坐在崖边,看着大海,听着浪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