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5 人追蹤
36 篇作品
一盆小怪兽

随笔二

做梦梦到身处末日科幻世界,这是一个巨大的裂谷,两边的峭壁高耸得似要遮蔽太阳。这里遍布着废弃的义体义肢,我收集了两条腿一条胳膊,勉强把自己组装起来,一股强风裹挟着沙砾吹打在肢体上,发出阵阵细碎的声响。可以看到远处是一片森林,硕大如楼房的奇花异草盘虬着、妖娆着,那些“楼房”缓慢地移动着,仿佛是在寻觅着什么。

15
一盆小怪兽

随笔一

昨晚做了一场梦,印象深刻到以至于我记得全部剧情,遂作文聊以记述。梦见亚特兰蒂斯号最终逃离地球时遭到外星母舰袭击,这外星人还挺牛,用的是广域重力武器,数个直通天际的“针”散落到地球上,让地表失去重力,瞬间残垣横飞,山崩地裂;人类数万年的文明,支离破碎,不堪一击…… 这时,正在打麻将...

15
smog_again

看《夺宝奇兵》后梦见毒蛇

昨晚看老电影《夺宝奇兵》,好多蛇(其实除了那条眼镜蛇还是眼镜王蛇,其余的大多数似乎都是无毒蛇),结果睡觉就梦见蛇了。这个梦让我发现自己在睡梦中的记忆力比醒着的时候好。我梦见的那条蛇叫菜花原矛头蝮,自己都不记得在哪儿见过这种蛇的名字和图片,但是在梦中,我不仅一下子报出它通用的中文俗名,还说出它另一个俗名叫菜花烙铁头。

hykwf678233

梦境与现实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遇到过一种情况,在做梦的时候看到过一些从未经历的场景;而过了一段时间后,在现实生活中忽然发现这个场景好像之前在梦里见到过。我经常会遇到以上所述的情况。我也曾试过在网上搜索这种情况的原因,根据度娘说,这是记忆错觉的缘故,所谓的记忆错觉就是,这个错觉让你以为你曾经在梦里见到过该场景,而非你在梦里见到过。

Ayan的眼观世界

逐夢想的天真時代,你錯過了嗎?

2020年11月2日《追逐夢想的天真時代,你錯過了嗎?》——坠深渊 也許,我們還沒有失去,但已經學會了取捨,而天真也是這時候消逝的吧!不知道大家還記得小時候誓誓旦旦向著全世界,全宇宙宣佈的夢想嗎?

凌于深渊

梦境集(2),2020.10.7

梦境活动结束之后,为了避免频繁记梦打扰读者,有一段时间没有在此记梦了,积累了不少有趣的梦。此外,我认领了“我做過的特殊的夢”标签主理权。尽管活动已经结束,还是希望将来有人继续使用标签。23.沉默的牛 有一名在网站上说话不友善的人,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就称其为B。

System

梦境记录:苍老是恐怖之源

权力的游戏剧照凌晨噩梦惊醒,画面徘徊反复,记录一下,顺便说下,最近做噩梦是真的多,没有不开心,没有压抑(亦或者是潜意识是有压抑的?),总结了一下,跟自己压着胸部睡觉有很大关系。给梦取个标题吧?

壞蛋青蛙

由夢改編:該死的

蒙克夫婦的兩副雪橇是迪克給他們買的,作為他們的新婚禮物。已經買了兩年了,迪克從未見他們用過。後天迪克要和女朋友一起去阿拉斯加度假,極其需要兩副雪橇,迪克沒有什麼餘錢再去買兩副了。在和那個女孩約會的兩個月裡。迪克已經花掉了他全部的積蓄,度假的機票和酒店的錢也是迪克出的,此刻他實在沒什麼錢去買兩副雪橇了。

ragingflower

我如何用日常作息養成我的寫作習慣

今天早上和跟我同齡的表弟分享了我在Matters的博客,他說我寫作水平令他刮目相看。我們從小就是同班同學,高中在國外壹起學習。他知道我以前的写作如流水账一样的水平,而现在我的寫作有了非常大的進步。

aafeng

真实 or 梦境?

从新冠状病毒爆发开始,我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感觉自己似乎生活在梦境中,也劝说自己相信这是一个噩梦,很快就有梦醒的时刻。最近这两天一则噩耗让我更加希望希望如此。有一位关系最好的前同事不幸病故,更让我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其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