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人追蹤
10 篇作品
流連民族學

從人類學看愛情

文/陳亮妤、江婉琦、陳品鴻、林匯安 特別感謝/張中復老師、高雅寧老師、陳怡萱老師 你正為了愛情而困擾嗎?小榴槤同樣作為青澀的大學生,也總在摸索、尋覓著,「愛」是什麼?「伴侶」又是什麼?

Meixianghaojiaosha

中共国人为什么厌烦,惧怕谈论政治。

中共国人惧怕、厌烦谈论政治,我们在这种政治高压的环境下所产生的自保行为,特别是70年中共政权的,前三十年的极端恶劣的政治环境,留在我们基因中恐惧感,使我们惧怕政治,甚至刻意的远离政治。亚里士多德曾经就说过“人本质上是政治动物” 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我们每一个人都活在政治当中。

JesuisLemon

來隨便寫點-芬蘭歷史 (1)

最近簡體中文推特經常有共產主義人士指責芬蘭是法西斯國家. 正好我在北歐讀書認識不少芬蘭同學. 他們雖然性格都是悶罐子, 但是跟他們混熟了以後都是一起喝酒一起洗桑拿, 不亦樂乎蛤.

Meixianghaojiaosha

作为经历过7.5动荡的新疆汉人,我却支持维吾尔哈萨克的人权运动。

新疆7.5算是每一位有过新疆经历的人深藏在内心最深的伤疤。09年的7月5日,乌鲁木齐的大街上,手持棍棒的维吾尔示威者,把怒火都发泄到过往的路人身上,整个乌鲁木齐陷入无政府的状态。警察没有出动,任凭施暴者打造抢烧杀无辜的群众。

Meixianghaojiaosha

在这提出一个中共族(垬族)的概念,《1984》式统治下的汉民族内核已经被改变。

一个国家,如果一直处在极权主义下,政府权力不受控制,国家威权主义的蔓延,对于社会的掌控渗透到每一个角落的必然会使这个国家的国民身上留下一种特殊的印记,在精神状态、审美、认知、世界观等上造成一种偏差,这个偏差是与自由世界民众的偏差。

可可托海

沙漠之心——隐居在沙漠腹地的达里亚博依人

塔克拉玛干深处我平时很喜欢在Google Earth上到处浏览,然后在深入塔克拉玛干沙漠发现了这么一个地方:这是克里雅河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尾闾,水在这里流尽,形成了一大片绿洲。再放大会发现这里竟然还有人居住。

清議

從那時起,我們成為了「中華民族」

回想起以前上學的時候經常會聽到國文老師這樣說:「中華民族有五千年的歷史文化從未中斷」,聽上去是合情合理,這個說法也是代表著華人社會的主流意見,然而「中華民族」這個概念真的有五千年那麼老?

AllenHuang

出卖与背叛:库尔德人的未来将会向何处去?

2019年10月7日,对于万千库尔德人而言,是一个备受屈辱的日子。就在这一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没有知会五角大楼,国防部,国家安保负责人员的情况下,突然宣布将会从北部叙利亚全面撤军,任由位于叙利亚北部的土耳其军队进入该区域,负责监管当地的安全与秩序。

王立秋

柯娇燕丨思考早期现代中国的族群性

柯娇燕丨思考早期现代中国的族群性 柯娇燕/文 王立秋/译 译自Pamela Kyle Crossley, “Thinking About Ethnicity in Early Modern China”, 原载Late Imperial China,Vol.

島民

初入人類學的新聞學徒該如何適應不同的學科倫理?

作為剛進入民族學博士班一個月的小記者,我對兩個學科完全不同的背景和學術倫理產生了兩個很大的困惑,於是就在臉書上發問,幸得很多朋友加入討論,應@潔平邀請,轉發到此,希望能更深入討論喔。原文: 在我臉書上有不少新聞界和人類學界的朋友,我說這些也不知道會引起什麼反響,但我最近啊,實在是不吐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