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雀與海鷗
木客
maintainer
1 Followers
94 Articles

昨晚在電話裡不曾說出口的話

木客

不好看,但剛好是四月二十二日畫的。親愛的朋友,好久好久不見 你那邊已經五月十九日了嗎?我這邊還是四月二十二日 沒有,我當然呆在地球 和你相隔數不清的溪流與高山 橘子樹的花兒已經凋謝 從山谷裏飛出的紅嘴藍鵲 也不知去了何方 是的,我依然停留在 我們分別的那一天 多麼漫長的一天 下...

聽說有一個泥水匠死了

木客

一 抹泥刀 是的,昨天下午三點一刻 他終於還是離我們而去 我聽到了嘆息與啜泣,重重 來自他的身邊:妻子、母親與朋友 還有我的身邊:墨斗、磚刀與抹泥板 我也難過,幸好依然保有平靜 努力安慰那些容易感傷的夥伴 我聽到他的妻子打電話 給在外地念書的兒女 以及亂七八糟的親人 低沉緩慢地...

穿泳裝的小姑娘

木客

我曾在候車室的門邊見到一個穿泳裝的小姑娘 於十二月,輕盈奔跑如蝴蝶 她說,別向他們透露我的方向 我點頭保證,並沒有看到誰在追趕她 我也曾在火車的座椅底下見到一個穿泳裝的小姑娘 她說,別告訴他們我在這裏 我點頭保證,然而一直沒人來找她 她迅速長大,可來不及成年 在午夜時分重新變成...

磨牙

木客

我畫的 睡眠之中是最寂寞的 寂寞的时候,我渴望咀嚼 牙齒撕咬牙齒,遠遠不夠 我只好在夢裏咬碎廟宇和樓閣 教堂和城堡 裝了電梯的高樓和低矮的茅屋 咬碎世界上所有的建築 再離去,再醒來 偶爾牙縫裏還殘留著木屑與磚石 那是最好的下飯菜 可搭配一碗白粥

Back to All

Kawasemi

木客

圖文無關 在星期五的傍晚 青蛙王子開車去城裡 領取購自二手交易網站的 一個吻 卡在了收費站 過了約定時間,交易失效 公主變成一隻麋鹿 許多蟬堵塞了她的喉嚨 高聲召喚炎夏 在小河邊

去鳳凰谷

木客

去鳳凰谷吧,紅尾伯勞說,離開這片竹林。傳聞鳳凰是那裏的慷慨主人,他用翅尖碰一碰,我的歌聲便會更婉轉。去鳳凰谷吧,四聲杜鵑說,飛過玉米地。傳聞鳳凰的唾液會化成寶石,我要把它們鋪在窩裏,做一個昂貴的夢。去鳳凰谷吧,翠鳥說,這條河已經太過渾濁。傳聞鳳凰的尾巴上長滿小魚,我要將它們晒乾磨成粉,扔進溫泉裏做成一窩粥。

編花籃

木客

編,編,編花籃,花籃裡面有小孩。小孩的名字叫什麼?叫花籃。(童謠) 不管三七二十一, 我們要編一個裝花兒的籃子。爺爺已經準備好篾條, 奶奶毫無保留地傳授了技藝。爸爸早早出門去幹活了, 媽媽還在床上休息。我們沒日沒夜地勞作, 渴了就喝米糊糊, 餓了就喝米糊糊, 困了就喝米糊糊, 終於編好了籃子。

舊照片

木客

在九四年與九六年之間,在廣東省珠海市 一家工廠裡,我的母親專心照顧玩具 直到它們長大,合格,然後離家。若是雙手閒下來,她就會分心想念 我,一個愛哭鬧的小姑娘,笨笨的, 認生,可能正在水邊玩泥巴。她暫時沒有回家的計劃,但計劃回家時 帶給我一隻毛茸茸的小熊當禮物。

疤痕

木客

我在我的夢裏見到一個陌生人, 他赤裸身體,向我展示重重的疤痕。一九六九年三月二十日,多雲 他搖搖擺擺地奔向母親, 跌破額頭,還啃了一嘴泥。一九七六年七月十三日,非常熱 他想去地裏砍幾根甘蔗解渴, 柴刀不小心落在腳背上。一九八二年十一月三日,快要落雨 他跑遍山野追趕那發狂的牛, 一隻惡犬咬破了他的屁股。

紀念日

木客

兩年前的二月十四日 下著小雨,我騎自行車摔斷了腿 手術和疼痛都已過去,柺杖也落滿了灰 在別處的這一日,或許 有人同樣摔斷了骨頭,粉碎性骨折 被轟鳴的機器奪走了兩根手指 或者有一個女人因生產而大出血 一個孩子在池塘邊腳底一滑 落水了,後腦勺撞上岩石 也可能有火星飛進某個老人的瞳孔 ...

穿胸民

木客

在我生活的地方只有綿綿的冬, 人們的心由巧克力製成。濃烈的苦澀經過血管流遍全身, 緊隨其後會湧出濃度相當的甜。生命的意義是保護心不讓它融化, 我們是上天的寵兒,此外別無所求。教科書會一年年地告誡說太過悲傷 是可怕的錯誤,讓體溫升高; 還有太過喜悅、憤怒、恐懼。

迷霧

木客

打車去海島上吧,帶領狗狗 企鵝與各種口味的薯片。讓不堅定的骰子在風中 搖擺,以決定何時休息, 朝哪個方向伸展四肢才能 保護我們的星球免於 繁星的引誘。而我會一直看著你。在越來越大的大雨中, 我們要穿仙氣飄飄的衣服, 用寬敞的袖子擦鼻涕與眼淚, 不堅定地搖擺,如骰子。

我所求

木客

我所求的不過是朝群山呼喊時 得到迴應。愛 是偶遇,它磨破了我的腳 很高興你是你,我只有疲憊 相隨,於野外,於大樹下 於夜深此刻 涼風送來跫音 蒼翠正從遠處的山上撤退 世界微塵裡

銀杏路

木客

時間太早,我只好一次次走過 這相同的路。回想逝去的心動 與迷戀,從笑與笑的縫隙裏 尋回失落的碎片,貼於鬢角 也會專心思索那名叫不廷胡余的海神 珥兩青蛇,很適合喜歡cosplay 踏兩赤蛇似乎是。昨天下午 與個子很高的女孩子結伴同行 說到失散的父親,決定諒解各自的母親 愛仿佛成了信仰而我們未蒙揀選 得不到救恩。

在你到來之前

木客

在你到來之前,我一直 忙著給年少時未完成的畫上色 畫中有小屋,河流,彩虹,以及 一隻像貓像狗又像鴨子的小動物 空曠令人恐懼,所以我用半個世紀 以前的日文歌填滿屋子,也聽 窗外大榕樹上停落的雀鳥 啁啾,熱烈商議著什麼大事 到底是什麼事情呢?會不會 與企鵝相關?

松果

木客

松下問童子 他給我一顆松果,說 這是剛剛從水坑裏救出的 師父他正好出門採藥,那個 倔老頭子,偏愛名字好聽的野草 山裏的鳥兒都患有憂鬱症,要傍晚時 才會飛出來覓食。請你坐在崖邊 大石頭上等待,若是感覺無聊 陪我練習英文會話吧。霧氣 不會散逸,但松果和心 會慢慢舒展

拱橋

木客

我的塗鴉雨天撐傘走過拱橋,如同 走過一具匍匐的髑髏。於是 想起存放於骨頭中的歌謠 想起黯沉沉 的夜晚,撲通 什麼東西落進水裡 或許是魚兒終於掙脫了鉤子 或許是某個遺忘的舊友 我捏手捏腳前行 不敢回頭 暴雨奪走了小河溫柔的嗓音 它大聲給出善意的提醒。

木民谷的冬天

木客

Moominvalley Midwinter 沒有什麼事情確定無疑,這無疑 是一種巨大的安慰。四月 跳上鼻頭的時候 世界可能不會甦醒,羞怯的 屬於極夜的小動物不必 躲進洞穴 摯友或許正在捕捉旋律,有些旋律 夾在信裏,化成目光縈紆 你一遍遍讀,想像夜晚 在溫暖的南方,是否也 如此深沉?

捉迷藏

木客

露水是昨夜細雨的饋贈, 沾濕精心挑選的鞋襪。笑聲是一群頑皮的孩子, 四散奔逃,明天能否將它們捕捉?我從小在這園中玩耍,熟悉 一草一木,曉得何處的影子 最濃稠,藏在哪裏最隱蔽。請你找到我,請你找到我。翹起的屋檐懸掛著風,縷縷絲絲; 敞開的小窗裏傳出鸚哥的嘟囔, 仿佛念著誰的名字。

游泳池

木客

楤木的刺咬傷食指,齒痕裏 鑽出細藤。被風拉扯落了地 那些孢子是金色的沙 味淡,性平,清熱解毒 不保證幸福,至少令人生更堪忍受 如同奶奶那些殘缺的民間故事 我會不會是遺失的碎片呢?“那時山坡上有一棵老樹; 我們滿心歡喜地在垃圾場 尋找稀世珍寶;在橋洞下 一個夢鑽進流浪漢的粉色被子。

黑甜鄉

木客

你也睡不著嗎?我正好 有個故事想要講 或許我們的夢並沒有消失 而是去了黑甜鄉 那是一個可愛的地方 魚兒在天空擺尾 花兒在冬天盛開 鳥兒在水底飛行 五彩斑斕的襪子長在樹上 當然還有你最愛的小精靈 從雪白的浪花裏誕生 皮膚黝黑,雙眼明亮 他們喜歡每小時換一雙襪子 從一棵樹跳上另一棵樹...

在荒島上

木客

你有許多時間便決定將石頭綁在腳上行走 八歲時你聽鄰居那十歲的姐姐說 這種練習終有一天會讓你學會輕功 用十年時間來檢驗吧,如果 她沒有骗你,再 用十年捏出她的半身像 星空夜夜迎面撲來 讓你喪失了說話的能力 你便將詞句儲存起來,願意相信 到了生命結束時 你會化成一縷饒舌的風住進 一隻又一隻耳朵裏

睡前故事

木客

今天就不要清掃房間了吧 今天是掃帚的生日 讓它休息 黏在你身上的目光 好意的 惡意的 請讓我一一踩碎 扔進垃圾堆 為什麼不去逛逛超市 你說過整齊的貨架讓心情平靜 願意繼續活下去 你可以約上同樣愛講話的朋友 一人一句 來來 回回 到世界末日 不用在意我 我的身體柔輭 不佔位置 ...

黃桷樹

木客

我在夢中造一座山 從崖邊的寺廟移植那株老樹 葉片纏繞香燭的氣息 和歇腳行人的碎語 我從迷霧裏領出我的祖先。他們 會在樹下建造家園 用泥巴與稻草 一串串哭聲 我在這幻境中亦知全球變暖 不再把願望當成熱水袋,捂在懷裏 將它們繫上枝條 任由風吹日曬 然後我離開山丘不停走路 一次次心碎,在雨中 直到母親分娩時的陣痛將我召回

小河

木客

或許是不小心從某個湖的眼角溢出來 在一個悲愁的故事將要收尾時 在很久很久以前 小河獨自踏上旅程,曲曲彎彎 若是遇見開闊的原野 ——鋪滿鳥鳴,花香與青草 它会放慢脚步玩賞,偶爾 激起一些浪花,幾個漩渦 遇見陡崖時便化身瀑布 若是闖進了人類的聚居地 它會分得一些節日與歡喜 花瓣與糟糕...

借宿

木客

或許因為 或許因為什麼呢?當你開門迎接我的時候 我的腳趾頭唱起悲愁的歌 你有火爐與美酒 柔軟的棉被與一千零一夜的故事 適合生根發芽 醞釀一整個冬天撐開 滿樹淺粉色的小花 只是待到雞鳴聲響起 我必須啟程,哪怕沒有目的地 難以戒除的是離別 一種迷人的儀式 我會裝作不勝酒力,沉沉睡去 請你將我的鞋子藏起來

混沌初開之時

木客

大人成熟冷靜緊握真理 小孩子永遠是小孩子 城裏人光鮮體面,夏天不會出汗 也不亂扔垃圾,隨地吐痰 沒有戲劇性與第三者的爭奪 愛不值得開始,還要有國外的偶遇 國外便是巴黎倫敦義大利 與新疆一樣遠在天邊 或許是鄰居 放學回家後,你拿出親戚贈送的淺綠色長裙 站在鏡子前,想像未來 你會抽條...

1

良宵

木客

不得不說的事情那麼多 死訊,痛苦的濃厚與稍縱即逝 在山頂等待月亮撲進懷裏時 峽谷的呼喚,不是出於愛又是什麼?渴望墜落。在圓圈裏,無止無息 或許還要回溯童年時代 為理解,為和解 分離,親情的疏淡與細水長流 夜裡聽到噪鵑叫聲時的恐懼 我願意稱呼它 為一個待拆解的謎語 明天那麼遙遠,相...

1

木客

圖文無關外面的世界不安全 從記事起便聽母親這樣講 吃人的怪獸蹲伏於窗外 長麻子的老虎。牢記家庭地址 警惕陌生人的糖果與發芽的土豆 不要相信靈魂,它愛 在夜間散步,愛一去不返 只好到山頂呼喚,一遍一遍 穿透遍佈的風沙 而風沙磨損一切—— 重要之事的重要性 不重要之事的不重要性 只好...

記憶中的一個下午

木客

搖籃中的弟弟一躍而起 蹦蹦跳跳,到草叢裏撲打紅蜻蜓 生病的媽媽突然健步如飛 漫山遍野追趕逃跑的豬 爺爺拋下牛兒從水田裏歸來 爬上草垛又跌落,小腿上還有未清洗的泥 爸爸只需一分鐘就能建好一座小樓 每分鐘也有樓房倒下 我尚未意識到明天就會長大 決定睡一個緩慢的午覺,直到天黑 恍惚間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