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社會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0 人追蹤
6 篇作品

武漢之疫:最悲傷是看著悲劇重演

jeanyim

2020年1月23日凌晨2點,武漢市政府宣布,將於當日上午10點封城。我在香港,早上一睡醒,就開始看到大量關於「武漢人趁封城『窗口期』連夜逃離」的消息。一瞬間,17年前SARS疫情在北京爆發、各大學準備封校時,那種恐懼,突然就從記憶深處翻湧上來。

《不足以形容的狂.於中國COSTCO》

Avaritia

中國人大部分是非常愛國愛黨的,不能侮辱國旗、不可稱之為支那、也更不能忘記南京大屠殺、還不可忘了可惡的中美貿易戰爭。上述都是在網路上各式的網軍或五毛所堅持守住之護旗手們,他們堅守的信念,但再怎樣腰桿子再硬挺,敵不過一個字:「貪」 從基督教中提到的人有背負著七原罪,到佛教說的貪嗔痴...

抵抗網絡輿論嚴控,記錄2019上半年大陸社會新聞

二捌

從前兩年起,我發現身邊有朋友會離線保存社會新聞記錄;一開始我沒覺得這有什麼意義。可是最近,大陸的網絡言論控制越來越嚴——即使社會新聞不斷發生,只要1)刪帖夠快,2)有足夠的bot水軍引導輿論,3)下一個熱點夠及時,網絡就什麼都不會記得——面對這種輿論場,記錄當下、留存記憶、奪回真相,似乎有了緊迫的意義。

跟中國互聯網「競賽」

Carry

Bill是一位上世紀活躍至今的音樂藝術家,他的個人網站是他用自學的並不精通的技術親手構建的,為的是在這個功利主義時代看來毫無意義的「自由」,有一個好處是他可以將如今我們通用的箭頭標識設置成雨傘的形狀,「天上在下垃圾,我需要一把傘擋著垃圾」他解釋道。後來我在Paul個人主頁上看見一則有著異曲同工的話術,「讀書,是為了遮住眼睛」。魯迅曾說「不必羞於將未來過於惡化,因為它一定會如期而至的糟糕」,《...

「為什麼中國大媽拍照時喜歡揮舞絲巾?」

楊子琪

奉兔佛之命貼上來先聲明:本人反對對「大媽」一詞的貶低。和我媽聊天,她說最近在旅行,遇到很多「中國大媽」,據她描述,她們都穿得花花綠綠,並且一定揮舞絲巾。聽她一說,我立刻興致勃勃跟她介紹我看過的一篇文章:大象公會的《为什么中国大妈拍照时热爱挥舞丝巾》。這文章不一定對,但我很喜歡它的態度,罕有地不嘲笑,而是認真探討。文章大概說,中國阿姨們對絲巾的喜愛,可能來自於童年記憶。《芳華》裏的「文工團」、...

陷入電信詐騙的五小時

蔡崇國

一位朋友出國前在香港機場給我電話說:“剛收到個電話,說我被限制出境了,真吓一跳!電話聲音嚴肅有氣場。如果我沒聽說過你的經歷,還有我正好過了海關,我會相信是真的。”朋友是跑遍全國、全世界的老司機了,當過兵,從事商務金融房地產近二十年,什麼沒見過?可他居然差點栽了,我得將我中招被騙的過程寫出來以拯救人類。更何況我實在是驚嘆、佩服騙局設計的精巧、周到,那是部完美的好萊塢劇本。而我,無意識地成為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