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人追蹤
15 篇作品
k粒码

社区活动总结 | 我认识的一位性少数

2020年骄傲月过去了,社区活动提案 | 我认识的一位性少数 也已结束。感谢活动参与者分享了众多性少数群体的故事,用文字的力量帮助更多人看清楚标签下的一个个真人真事。特别感谢这次的异性恋参与者,是你们的贡献让这个活动超越了一小群人内部的狂欢!

阿Q公民對談

三百五十万个横渡海峡的年轻的人

⒈ 站在能分割世界的桥 还是看不清 在那些时刻 遮蔽我们 黑暗的心 究竟是什么 我的微信里有近三千个好友,其中近两千人来自性少数社群,这当中又有八成是公益相关。很多时候,由于从事性平公益,我所涉猎的圈层信息...

芙洛火火Flog

【驕傲月】我認識一個深情的她 (Liker ID: floglau20)

我只是一個極普通的性大多數,也沒有認識很多性少數。但我在偶然的機會下認識一個她,還跟她建立了一段不淺的友誼。而她的故事更令我對性少數有着一種敬意。她曾跟她的所愛相愛甚歡,還在某個國家共諧連理,多年來有着挺愉快的婚姻生活。

蹲點

同志驕傲月:該出櫃的究竟是同志,還是異性戀?

獲得授權轉載自作者:恰帕斯東風電台 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9960397/ 編輯:Linshu 編按: 今年六月是石牆暴動的51週年,也是同志/LGBT/酷兒/性小眾群體的「驕傲月」(Pride Month)。

28
阿嗅

我认识的「性少数」| W, M, L, X, B 和 S

*我隐藏了之前那篇,修改了一些文字 , 加上了B 和 S ,也把「性少数过的是平凡的日子」的大一段文字全删了。现在再发一次。Marina del Rey, LA「性少数」,是相对性多数而言吧?

IrisChen

【我認識的一位性少數】其實並不少

在我人生旅程中,不管社會或文學怎麼標記他們,酷兒或蕾絲或其它,我認識的「性少數」其實一點兒都不少。仔細想想,他們各自鮮明的姿態個性,都在我的生活和回憶中留下濃墨重彩。職場上待過的某個團隊,不足35個人,但是出櫃的就有三...

charming

這個人的性別重要嗎?

如果生命當中可以選擇一個適合的人與自己長廂廝守,這個人的性別重要嗎?在我之前的文章裡,曾經提到:(拒絕被控制,也拒絕承襲)我也見過非常開明的家長,女兒帶著她的女友回家、結婚、領養小孩,一家三代和樂相處,假日到處遊玩,看他...

k粒码

我认识的一位性少数|「那位我见过三次的朋友」

离活动结束还有一周的时间,作为活动发起人,我也想分享一个人/故事。记录下性少数群体的故事,让世界看到标签之外同为社会人的真实生活,就是这个活动的意义所在。希望大家积极写文参,也欢迎去活动文页面查看所有参与者的文章!

DuncanLau

我認識的一位性少數-生命的詩篇

我開始在多倫多的一個NGO當義工時認識P的,那是一個為亞裔人士服務的機構,支援愛滋病患者和相關教育工作。P是少數公開自己是性少數及病患者身分的人,他在九十年代初期染病,幾乎活不下來,但奇蹟般恢復過來,便在機構工作,幫助其...

秋凉

性少数不是别人,就是我们之中沉默的普通人

在@k粒码 发起“我认识的一位性少数”提案之前,我刚好转贴过自己的旧文,关于2006年在凤凰卫视上出柜的成都拉拉于是,很多人知道她正是通过当年的《鲁豫有约》和她经营的“月恋花”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