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野調查
FUCKYOU
主理
14 人追蹤
20 篇作品

為何如此多道牆?

阿嘎

這裡借用澳洲原住民藝術家Wesley Enoch在2019年國際現當代美術館專業委員會(CiMAN)振聾發聵的演說題目:《為何如此多道牆?》(Why So Many Walls?)。最近感到灰心時,常常拿出口考前一天晚上為了口考簡報寫的講稿一看再看,無非是試圖提醒自己,曾經我們也面臨更巨大的無能為力,但是仍然存在向前走的理由,就是沒有停下來的藉口。

社區茶記:金鷹鼎立

E.N

在鄰近黃金商場的祐漢第四街休憩區,充斥著一片熱鬧的景象:孩童嬉戲玩樂、越南婦女載歌載舞、伯伯切磋棋藝……而在休憩區旁的一眾商鋪當中,默默座落著一間已有四十年歷史的茶餐廳——金鷹咖啡冰室。金鷹的門面雖不突出,但也不難找,位於街角的電器鋪和海味鋪之間;然而,有時難不免會把它和位於同一側相隔三個鋪位的銀鷹咖啡飯店相混淆。

山事採集 | 三腳柱

柚子茶

清明時節,山上開始冒出各式筍子與蕨菜,是春夏之際的山林旬味。

《厚數據的創新課》讀後心得:習以不為常,理所不當然

吳哈特

「厚數據可以協助企業理解,消費者在接觸產品與服務時產生的情感以及內在脈絡,因此更能協助企業面對瞬息萬變的商業挑戰。」

返回全部

山事采集 | 前情提要

柚子茶

在不靠海的山城小聚落,采集故事...

家就在這(home/here)《家的妄想》

有時評論

從解構與後設的基礎下,《家》呈現了非常完整的作者策略:刻意暴露演出的幻象本質,拼湊又接合的舞台與影像,演出與影像互文又互有隱喻,可以說,這是一齣有著鮮明形式主義的戲劇,被安設於編劇與導演巧妙安排好的後設結構。

黃卓權〈鄉土史的田野訪問與口述歷史〉

予晞-日記簿

篇目:黃卓權,〈鄉土史的田野訪問與口述歷史〉,《新竹文獻》5(2001),頁34-35一、摘要:本篇內容與田野調查的實務經驗相關,共有四大要點如下:1.採集史料的過程、2.如何選擇訪問的對象、3.訪問方式與基本禮節、4.口述歷史。疏理完脈絡,要對一個問題進行研究時,不管是田野地、...

小鹿田調◆成龍-成龍溼地的前世今生

小鹿

每見一次,就一再地提醒著他們,韋恩颱風所帶來的災害。

四場線上田野與寫作工作坊,開放報名!

政大公共人類學寫作小組

歡迎在工作坊當中,與我們一同學習線上田野訪談與寫作的技巧!

2

聽說寫作這樣練1

Jeger

據說「只寫自己是走不遠的」

置身苦難與陽光之間 2

楊鷙

第三天與第四天的調查筆記

湄公河對話系列引言

育成和音的湄公河誌

華語地區的民眾與湄公河流域關係千絲萬縷,可是卻有一種這麼近那麼遠的距離感,政治上的距離更讓人產生隔閡和紛爭。故此,我們便產生了製作本系列的概念。

围炉weiluflame

对话建筑师朱文瀚:在农村田野调查三年,他的挣扎与信念 | 围炉 · CityU

围炉weiluflame

图为孩童在坎儿井旁玩耍//由于技术问题,该文章于2021/4/16重新发布我选择采访文瀚是因为他作为一个90后建筑师,经历非常特殊且有趣。他在豆瓣分享过在广西几百个村落的民居调研和新疆农村的三年学术研究,并提及这三年内心所受的巨大震动。这让我觉得他与我们大部分年轻人所做的选择非常不同。

1

对话建筑师朱文瀚:在农村田野调查三年,他的挣扎与信念 | 围炉 · CityU

围炉weiluflame

作为一个建筑师或者作为一个人,我的责任在哪里,出路就在哪里。

3

对话建筑师朱文瀚:在农村田野调查三年,他的挣扎与信念 | 围炉 · CityU

围炉weiluflame

作为一个建筑师或者作为一个人,我的责任在哪里,出路就在哪里。

3

对话建筑师朱文瀚:在农村田野调查三年,他的挣扎与信念 | 围炉 · CityU

围炉weiluflame

作为一个建筑师或者作为一个人,我的责任在哪里,出路就在哪里。

3

田野記憶(二)

奇奇的人人學

離開醫院工作後,我依然住在花蓮的社區日式建築中,感受這個社區的氛圍與魅力。對當時的我來說,這個社區給我的感受是如此的新鮮和有趣。從來沒有離開都市來到鄉野的我,第一次感受到什麼是地方社區,什麼是深入田野地。在當時夏天的夜晚,我總是一個人騎著單車在花蓮市區閒晃,喜歡沒事找人攀談,強迫自己進入訪調模式。

田野記憶(一)

奇奇的人人學

由於本身學科背景的緣故,因此對於田野調查這件事非常有感觸。人類學家對於田野都有一份屬於自己的執著與堅持,因此田野調查的記憶是有酸有甜,酸的是調研過程中被拒絕、被討厭的心酸,甜的是遇到受訪對象願意提供各種協助,甚至田調結束後願意繼續保持這段情誼。

以為自己可以寫民族誌筆記 - 我想當一個殺手

大丁車厘子

‘我想當一個殺手。’ 陳凡告訴我。‘殺手這個事情吧,我可以告訴你,是真的有這麼一個行業存在的。你不要覺得這個好像很天馬行空,其中的交易,人脈,都是很複雜的。’ ‘如果不當鴨子的話,你想當個殺手?‘我問。’是的。’陳凡說。這場對話是真實存在的。

讀書筆記|當兄弟們在逃,我如何不逃?《全員在逃》

FUCKYOU

延續上篇對Alice Goffman《全員在逃》(On the Run)討論,此文從不同的立場與觀點探討此書引起的議題。前篇讀書筆記中,我已針對《全員在逃》書中質性研究的方法提出問題,主要為:一、叢林探險式的書寫手法(如「Jungle Book trope」,出自Mann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