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牧過渡帶—蒙古中亞故事集
廖珮岑
主理
19 人追蹤
18 篇作品

跟著馴鹿走——在邊境流轉的圖哈人(下)國界內的邊界

廖珮岑

「今年馴鹿的數量終於回到3000隻了,所以要慶祝啊。你說是不是很壯觀?」他眉毛上揚,藏不住驕傲。

2

跟著馴鹿走——在邊境流轉的圖哈人(中)邊境流轉

廖珮岑

「我們不是帶著馴鹿移動,而是跟隨馴鹿遷徙。」當我嘗試跟女主人聊天時,巴雅爾這麼翻譯。圖哈人一早就會將馴鹿放到森林裡自由覓食漫步,他們自己則會回來做各種工作,製作馴鹿奶油、乳酪,外出打獵或採集菇類、漿果與藥草。傍晚再回到森林中喚回他們的馴鹿。不過一個營地附近的馴鹿食草總是有啃食殆盡的時候,這時他們便會準備搬遷,前往下一個富含食草的森林,形成一種與馴鹿共生的遊牧生活。

3

跟著馴鹿走——在邊境流轉的圖哈人(上)帝國邊陲

廖珮岑

如果說蒙古人是草原上的遊牧民族,那麼察坦人便是森林中的遊牧民族。事實上,察坦,在蒙語中是指「養馴鹿的人」,他們則稱呼自己為圖哈人(Dukha)。但大部分的人不會知道的是,「圖哈」並非歷史上悠久的稱呼,而是大約七十年前被創造出來的名詞,他們的命運和清帝國、蒙古、圖瓦與蘇聯緊緊相繫。

3

公共浴場與靈感之地—哈薩克的三種桑拿體驗

廖珮岑

我不是一個親水的人,厭惡潮濕的浴室地板,不喜歡游泳,在台灣沒泡過幾次溫泉。然而,這一切都因為一次在哈薩克的桑拿體驗付之一炬。

5

從動物市集窺探吉爾吉斯畜牧產業

廖珮岑

蘇聯解體後,吉爾吉斯坦於1991年獨立,緊接著面臨的是一系列的私有化改革政策。各地的中型合作社成為企業單位,從原本蘇聯時代的「多個村莊一個合作社」轉變成「一個村莊一個合作社」的形式。但在私有化政策下,幾乎無法維持公平的財產及資金分配,不下十年,這些合作社不斷分裂,最終依據親屬關係,形成獨立的「家庭式畜牧經濟」。

3

地球四億年與哈薩克最大動物保留區— 記Altyn-Emel 國家公園

廖珮岑

凌晨五點,揹著望遠鏡及相機,搖下車窗,乘坐上下起伏的吉普車,穿越暗藍色草原。這裡異常寧靜,好幾公里外的大陸盡頭彷如一堵黑色的牆,高聳平直。直到清晨的微光打在牆面上,我才想起「阿爾金–埃姆爾」在突厥語中就是「金色鞍部(山脈)」的意思,眼前的阿克套山脈正閃著柔和的橘黃色光芒,而這片古老大地隨著光線的挪移正在舒醒。

2

鷹獵文化(3):觀光與現代鷹獵的困境

廖珮岑

「這次應該是真的獵到狐狸了吧?」 阿格拉手上的鷹正以華麗的身姿,如風一般快速飛向山谷,腳爪準確地落在一隻可憐的獵物身上。阿格拉堆滿笑容,轉頭看向我,瞬間駕著他的馬直直衝下將近70度的陡坡,下馬迎接他的鷹和獵物。我坐在馬上,往下看,一陣暈眩。

3

鷹獵文化(2)—狩獵者與草原

廖珮岑

強勁的風夾帶少量沙塵而來,我忍不住閉上眼。再度睜開眼時,眼前一望無際的草原,一點一點零星的羊群,後面騎馬趕著羊群的牧羊人,蜿蜒曲折的河流,破碎塊狀的雲層如冰山懸浮於地平線之上,上空是近百隻黑鳶盤旋,夾雜幾隻草原雕。一名鷹獵人在峭壁上丟石頭,試圖驚擾山谷中任何獵物。

5

查林峽谷—哈薩克邊境的孑遺森林

廖珮岑

幾個鐵柵欄圍起的墓碑,幾棟小建築群。中亞的伊斯蘭習俗通常會在村子出入口建墓園,看到墓園時,我就知道下一個村子到了。春賈 (Chundzha, Шонжы),哈薩克東南方的維吾爾區域(Uygur District, Ұйғыр ауданы),與中國新疆接壤的邊境地帶。

1

鷹獵文化(1)—蒙古西部哈薩克族的金雕節 Golden Eagle Festival

廖珮岑

「你為什麼對鷹獵有興趣?」 B打破長達三十分鐘之久的沉默。我望著窗外廣闊的草原,無數雪白的山頭,偶爾出現在路邊的氈包,幾位騎在馬背上帶著金雕的鷹獵人們呼嘯而過。在蒙古最西邊,中亞鷹獵文化保存最好的地區,我悠悠地把籌備這項計畫的目的訴說一遍:「我以前做猛禽研究,很喜歡猛禽。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