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而第一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主理
2 人追蹤
14 篇作品

论语漫读(14):礼之用,和为贵—礼是社会交往的必要前提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有子曰:“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学而第一)。有子说:“礼的设制,贵在和谐。古代君王的治国之道,美妙之处正在于此。小礼大礼都以寻求和谐为最佳。但这样是不行的:一味追求和谐,不以礼仪节制,也是不可行的。

论语漫读(13):父没观其行—孝还需“无改于父之道”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学而第一)。这段话是对孝做出具体的说明。看来,孝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父母在时要“无违”,父母死时要“慎终”,死后还要“无改于父之道”,要“追远”。可见,要做到孝很不容易,需要全部做到;而不孝则很容易,只要违反一项,就是不孝。

论语漫读(11):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谁慎终追远?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学而第一)。这句话很直白,没有什么歧义争议。意思是说,“慎重隆重地办理父母的丧事,缅怀去世的祖先,老百姓就愈发淳朴顺服。但这句话不完整,没指明谁应该慎终追远?联系下一句,似乎可以理解为曾子针对“民”而言,要求老百姓要慎终追远。

論語 學而第一

Ling

書名:論語-學而第一 (一) 內容: 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朋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語譯: 孔子說:「把所學的新知識,時時溫習,因而領悟出另一層道理,這不是很令人喜悅的事嗎?有志同道合的朋友從遠處來,共同研討、分享學問,不也是很快樂嗎?

论语漫读(10):君子不重则不威—君子稳重而慎交友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学而第一)。这段话分两句。后一句,“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在后面“子罕第九”篇中又单独出现了一次。两句话之间有联系,前者强调君子要稳重,后者强调君子交友要谨慎。

论语漫读(9):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价值传承的途径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夏曰:“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学而第一)。对“贤贤易色”有很多不同的解释,就不列举了。我以为,“贤贤”之意就是像贤人那样行贤事。“贤”,有德之行。前一个“贤”是动词,“行贤”的意思,后一个“贤”是名词。

论语漫读(8):弟子入则孝出则弟—《弟子规》的总纲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学而第一)。孔子的这段话,涵盖性很强,全面阐述了儒家对门徒弟子的基本要求和学习的次序。因而被当成了后世儒家启蒙读物《弟子规》的总纲。《弟子规》开篇总叙言道:“弟子规、圣人训;首孝弟、次谨信;泛爱众、而亲仁;有余力、则学文”。

论语漫读(7):节用而爱人—孔子眼中的“人”是群体的“人”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曰:“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学而第一)。孔子说,“治理有千辆车的大国,必须有高度的责任感,勤于政事,不擅改政令;同时自己要艰苦朴素,精打细算,不得挥霍国家财物,以体恤民众;征用民力要安排在农闲时间,不要安排在农忙季节。

论语漫读(6):吾日三省吾身—曾子的自省为何没有成为传统?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学而第一)曾子名参,字子舆;是孔子一个非常牛的学生。曾子是出了名的孝顺,据说《孝经》就是他写的。孔子的学生中,只有他和有若两人被称为“子”。估计他俩的学生最多,对孔门发扬光大贡献最大。

论语漫读(5):巧言令色,鲜矣仁!—孔子是在说谁?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孔子说:“捡动听的漂亮话,尽说些不实之辞,善于变幻脸色以讨好奉迎他人,少有这样的仁人”。但不仁的行为多了。按儒家的标准,穷奢极欲,放荡不羁都可以算为不仁,为何孔子单单对“巧言令色”这么深恶痛绝呢?以至于多次气呼呼地发作!合理的推测,孔子很有可能是在游说诸侯时受到过能言善辩之士,或确实是巧言令色之徒的排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