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ters文學圈 - 短篇小說
細流潺潺
主理
15 人追蹤
53 篇作品

《咫尺之間的牽掛》#24 曾經(刪減片段+後記)

浩川

細看場刊,她才知道這齣音樂劇,由本地某一傳奇樂團演出。她看過有關這樂團的報導,知道女主音與團長兼鍵琴手之間的愛情故事;兩人分隔兩地多年,各有自己的感情生活,直到前陣子,才再於本市重遇,然後重新戀上。作為音樂劇的編劇,他是否也知道這故事?想起了他,也想起十數分鐘前,跟他互通的一則一則簡訊,她沒有察覺,自己笑起來了。放下場刊,與好友閒聊數句,然後靜待音樂劇開演。

2

《咫尺之間的牽掛》#23 其後(最終話)

浩川

貝盈開始執拾家居,盡可能讓自己忙碌起來,讓已經夠累的身體,再累一點。快凌晨二時,大概打破了貝盈近年來最晚睡的紀錄。她安躺於床上,嗅到了自己剛洗澡過後的沐浴露香氣。忽然之間,竟想起來自樂熙身上的淡淡煙味和薰衣草氣味。原來,她比自己所想的,還要掛念他。看畢樂熙的第九封信,她再取出先前的八封,由頭到尾再看一遍。相比起從前他們越洋互通的書信,這九封明顯短得多。然而,卻把樂熙與她重遇後的心情,重新說了一次。

6

《咫尺之間的牽掛》#22 別委屈自己

浩川

上班裝束的貝盈,出落大方,然而纖纖的身形,在這有點寒冷的天氣下,讓她看來弱不禁風。樂熙很想走上去,把自己的大衣披到她身上。正當他想付諸行動時,便發現貝盈手上搭著她那件粉紅色大衣。彷彿要讓樂熙安心,她在下一刻,把大衣穿上。嗯,已不是小孩,也不是第一次出門公幹,貝盈可能比他更懂得照顧自己,根本用不著他操心。原來他可以做的,其實不多。他忍不住,傳了一則訊息給貝盈…

1

《咫尺之間的牽掛》#21 不可以

浩川

就連樂熙的父母,也將會知道貝盈與文彥是未婚夫婦的身分。就算他們自己不提,那好管閒事的韓家澤也會代他們公告天下,誓要全世界也知道。樂熙對自己的大哥,由本來的不屑理會,變成恨之入骨。很無聊!但卻極具殺傷力。縱然他倆現在的關係,只不過是久別重逢的老朋友……是昨晚大哥的飯局中,所宣佈的事?因為他那時候病得頭昏腦脹,所以沒有即時告訴他?所以,貝盈在簿子中寫下了那段留言…

2

《咫尺之間的牽掛》#19 一定能夠見到我

浩川

樂熙簡單介紹二人之後,始覺氣氛有點尷尬。或許跟蔚羚的關係,在分開後卻愈來愈像親人,所以樂熙根本不覺有何異樣。然而,卻太理所當然地認為,貝盈會不介意這種情況下,見到他的朋友。反倒是蔚羚,罕有地善解人意。她把東西放下後,笑著說:「我男朋友在下面等我,先走了。」

1

《咫尺之間的牽掛》#17 戒不掉530

浩川

她還覺得這上司不發飆時,人還算不錯。但不知是否受樂熙影響,她開始發現,家澤果然要做全能上帝,無論他的態度怎樣,他目的只有一樣,就是要把身為下屬的貝盈,置於完全掌握中。不單止工作上,連私事也要管,所以他對文彥與她的事,才會如此熱心。沒有樂熙的訊息相伴,貝盈根本沒心情跟上司計較,只想靜靜地處理工作。可家澤的行為真夠詭異,讓人難以安心專注。貝盈差點沒抓狂…

2

《1314》#11 遊子杰

浩川

已經過了不知多久,本來全無感覺的身體開始有點兒痛楚了。然後我看到了很多兒時友伴。茵在跟鳴林追逐中,還有很久沒見面雪瑤的弟弟雪靈;我12歲那年從曼克頓回來後,便和連伯伯一起消聲匿跡的在橋和鳴林的兩個可愛的妹妹。這是我們小學時的片段。『Jin!Jin!』茵嘻嘻笑著的跑向我,為何那時她總是叫我Jin?『雷姐姐又找幫手!』鳴林的大妹思敏抗議著,然後小妹思慧輕拍著她的背安慰著她…

《咫尺之間的牽掛》#11 不要開始

浩川

那是樂熙第一次送花,也是貝盈第一次收花,縱然那一支玫瑰,只能被偷運回家,悄悄收在房間裡。情景大概有點老掉牙,但貝盈接受那朵紅玫瑰時的那抹笑容,他至今仍然忘不了。回家的路途上,同樣是坐公車,卻是二人首次並肩而坐。因為朋友另有節目,那程車也是整個約會中,唯一讓他們單獨相處的時間。彷彿等待了一整晚,樂熙正想說些甚麼時,貝盈卻搶先一步開口。「我們,不要開始,好嗎?」不要……開始……

《咫尺之間的牽掛》#10 不會怪你

浩川

貝盈的睡眠質素本來便不好,乘搭長途航機更沒多少次真能睡過去。今次也沒有例外,閉上兩眼卻沒有真正休息。熬過十數小時的機程後,重新腳踏實地時,她只感到一陣暈眩。當她與妹妹一起步出機場時,寒冷的天氣才讓她稍稍清醒過來。洛杉磯室外的氣溫,在這清晨的當兒,只有攝氏三度,雖不算最寒冷,卻已足夠叫貝盈牙關打顫。然後另有意想不到的發現,令貝盈更加清醒了。眼前,來了個披著大衣的一個男人,臉上掛著讓人感到溫暖的神情。

【構思。選擇】《亡式》

浩川

前言:有著一堆構思,卻總是有更多的故事,然後慢慢地構思依然只是構思,放在一角封印起來,沒有增多減少。沒有活起來,那就是死掉。我覺得,或許可在這裡都發文說說,或許會遇到有心人?可領她回家讓她成長?又或許可能願意共同聯合撫養,把她養大。